Red

爱好广泛,主全职/漫威/DC
(头像源于日本的一只总裁喵)

关于cp
全职:周叶/喻黄……
漫威:盾铁、CE(x-men)……
DC:Jaydick(我爱小杰鸟!)、Timkon……
其它:Scraves(其实就是《神奇动物》里的家长组…)

慎关注……

【周叶】时尚大亨 7

x.场地有参考
x.还没修改(并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
x.第6章已经修改啦!




7



时间如白驹过隙,过的是真的非常快。
周泽楷刚结束了在K市的外景拍摄。

前两天他们还栖息在一片山林中,风景是真真秀丽,但是没想到大冬天的还是有很多蚊虫。

周泽楷是个招蚊体质,手臂上,腿肚子上都是一个个红色的小包,瘙痒难耐。


不过总算是停止这种折磨了。
这次工作结束,就是放春假了,一直到正月初八才回来,算下来大概有小半个月吧。

他早在昨晚就买好了飞机票,飞H市的。
本意是想回S市的,但是总觉得不去兴欣那看看就有点放心不下,一个晃神,鬼使神差的就已经订好了去H市的机票。


周泽楷秉着随遇而安的精神以及持着提早适应环境的理由,站在了H市的飞机场上。
然后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并不认识路,也不知道地址。

他百度了一下,询查无果,只能不好意思地上线问叶修地址了。
这种突然袭击,会不会让对面的人们误会什么……

还好叶修并没有问很多。
只告诉了他地址,然后热情地问要不要他来接什么的。

君莫笑:
·要不要我来接啊?这离飞机场还挺近的,顺便让我们尽一尽地主之谊。

一枪穿云:
·没事,我可以的。


结果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运气太背,十几分钟过去,呼呼而过的出租车竟全都有客。

他再抗冻,也要被风吹的冷到绝望了啊!


手机出乎意料的响起来。
竟是“方锐来电”。

他接起来。
他带点鼻音地问,“喂?”

“喂,小周,你上车了吗?”
电话传来呼呼地响声,看样子人在户外。

“没。是叶修?”

“嗯,看你那么久了也没到,打个电话问问你。你现在就站在正门口等几分钟,到时候我给你打电话。”

“好。”

周泽楷一说完对方就挂了。
他知道叶修多半是来接他了。

他不想引人注意,于是躲在一个小角落里玩着一款无聊的手游。

他正闯着关,好看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快速地轻轻滑动。
结果一杯热乎乎的东西贴在他脸上。

他怔神接过对方给他的一杯奶茶。

叶修抽着烟,笑着看他,“走吧。”

他点点头,提着包跟在了叶修身后。


走在路上的时候,气氛一度很尴尬,没有人讲话。他这时候倒是特别希望自己不是个语废了。

讲点什么好呢?
熊猫妈妈又生了小熊崽?
又或者是NBA的xx球队拿了冠军?……


“怎么样?还喜欢喝吗?”叶修先发声了。

“嗯。”

“哈哈,那就好,我刚刚买的时候还在犹豫选什么口味的好。”叶修看看走在一边的青年,“最后还是挑了沐橙喜欢的口味,幸好你喜欢。”

“谢谢,下次请你。”

“好。”

“嗯。”

又陷入沉默了。
周泽楷看着叶修的后脑勺,想着这么不普通的人现在跟他一起走在这条普通的路上,跟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讲话,感觉真是奇妙。

“怎么想起来要来H市走走啊?有什么事吗?”
叶修停下来转身问他。

周泽楷一不留神差点儿撞在叶修身上。
这个问题该怎么回答呢?他来也没有什么特殊用意,只是想来而已。

于是他说,“放假,来看看你。”
还从包里掏出了一大袋鲜花饼和两包云烟,他跑了好多家店挑来的,笑得开心,“送给你的。”

却没想到只是单纯的两句话却让叶修露出了他从来没见过的表情。

看起来很惊讶,但好像又传递出了幸福的甜蜜……

周泽楷分辨不出来。
他猜测大概是叶修把他当真朋友,所以高兴吧。



他俩就杵那呆了一会儿,直到叶修吸了最后一口烟。

“接着走吗?”周泽楷问。

叶修说,“到了啊。”
然后就从旁边那么多非机动车里拉出了一辆小电瓶,“店里小妹借我的,我只会骑这个,大冬天还叫你喝冷风,真是委屈你了。”

周泽楷刚想说“不委屈”。
一条厚厚的毛巾围在了他空空的脖子上。

特别暖和……


叶修笑着坐了上去,拍拍了后面空出来的位置,“坐上来吧。还好我有二手准备,这围巾去年买的,够厚实,是不是感觉好点了?”

周泽楷半张脸藏在深色的围巾后,闻着一缕若隐若现的烟味,弱弱地应了一句“嗯”。


一路上冷风飕飕,这辆电瓶前面的把手没有套上保暖的皮质手套。
叶修好看的手暴露在外,冻得通红。

周泽楷内心中第一次涌起了酸酸胀胀的不舒服感。

他纠结了好一会儿,想找出一个形容词来形容这种感觉,但……

行了吧周泽楷,其实你就是心疼了,这没什么不好说的。

所有对叶修的赞美,在周泽楷这就浓缩成了一个“好”字。
这样好的前辈,愿意在寒冬天出来接他回去,对于寒冷可以不管不顾……

他心疼那双手,更心疼他这个人。

但他知道叶修是坚强的,身为好友他更应该默默地帮助他。
他此次来兴欣就是因为如此。

“小周啊,这次来H市旅游还是有事啊?”
小电瓶在路上奔驰,带刀的风刮的速度越来越急。叶修的问句也被风刮得支离破碎。

叶修听到他“嗯”了一声就知道他是没听清了。
旅游自然是不现实了,临近过年,哪个不是麻溜儿地滚回家,在外面呆着干嘛?
当然这些人并不包括叶修在内。

叶秋早就在QQ上问过,还狂轰乱炸了沐橙和方锐的手机。
叶修拒绝地很干脆,回去肯定会吵架,大过年的,没必要惹得那么多人不愉快,跟沐橙、老板娘一起挺好的。

一路上,两个人各怀心事。
何况冻地上下牙齿都分不开,动动嘴皮子也是挺累的。
干脆沉默吧。


等他们到工作室的时候,外面的太阳大了些,倒是暖和了不少。

陈果听见叶修回来了,之前的怒火就上来了。叶修这个家伙,在装饰场地的重要时刻一直看着手机,匆匆留了句“我去接个人”,就把陈果丢那儿手足无措。

尴尬。
她一辈子都没这么尴尬。

她冲门后面的人不满地询问,“谁那么重要还要你亲自去接?居然把老娘一个人丢在现场,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叶修开了后门迎上浮夸的几声状似赔罪的“嘿嘿嘿”,然后一脸正直地说,“外面那么冷,连出租车都少了,这不是只有我肯去接那位大牌了嘛。”

陈果冷哼,嘲讽叶修,心意已决,
“只剩你去接的能是什么大牌?”

“当然是大牌中的大牌啊!”

“谁啊?我怎么没听过?”

“周泽楷啊!”叶修看陈果不可置信地凝噎觉得好笑,冲门外招了招手,“快进来,外面冷!”

陈果定睛一看,一个带着墨镜,身量比叶修高点,穿着时尚的男子进来。

分毫不差,周泽楷无误!

陈果赶紧把叶修拉到一边,和他讲悄悄话,“周泽楷来干吗?是不是有什么不好企图啊?”

话音刚落,陈果扭头就看到周泽楷在不停地东张西望。

“不能吧,老板娘。”叶修无奈地摇摇头,刚刚周泽楷向他阐明了来意,“人家就是路过,来这提前适应适应环境,踩踩点。也知道咱们现在缺人手,顺带过来帮个忙,过两天就走了。”

“他又没签兴欣,怎么做到心甘情愿不要一分钱地办这些事情?”

叶修若有所思,“大概是他比较善良吧。”

陈果看着叶修突然忧郁的神情(真的只是一瞬),硬生生地把“滚”字给咽了下去。

看着他俩并肩走的背影,陈果心里默默地想,
这俩真是不得了。



“场地选的不错吧?”
叶修领着周泽楷到处逛了逛,一圈下来遇上不少因为看见周泽楷明媚的帅脸,倒吸气地快要昏古七了的少女。

周泽楷点点头,这次来H市,还真的是有不少收获,但他毁气氛地道,“草地,不好走。”

“连你说都不好走啊……”叶修面色稍微严肃了一点,习惯性地摸了摸口袋,发现一根香烟都没有了。

“嗯,下雨了,会粘脚。”

叶修觉得嘴淡,只能凑合吃了之前从方锐那扒来的软糖,嚼了嚼,听到周泽楷的话,说道,“我之前也想到这个问题,觉得搭个棚又影响美观,改鞋底材质太费经费,最终和老魏讨论了下,决定再放个台子。”

周泽楷点点头,放了台子虽然会让方案变得很普通,但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眼看着两人的话题就要终结了,他连忙问,“什么样的?”

叶修答,“木头的。”

“嗯。”
话题很好的被他终结了。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