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d

爱好广泛,主全职/漫威/DC
(头像源于日本的一只总裁喵)

关于cp
全职:周叶/喻黄……
漫威:盾铁、CE(x-men)……
DC:Jaydick(我爱小杰鸟!)、Timkon……
其它:Scraves(其实就是《神奇动物》里的家长组…)

慎关注……

[美队2/3][冬叉]烈焰岁月


作者:Red
分级:PG-13
C/P:冬叉无差
注意:私设众多!OOC严重!!!

声明:梗若有雷同,纯属意外。

Summary:这是讲述Rumlow“误入”九头蛇第十年和第二十年的一些小故事。



烈焰岁月




1.
Rumlow被叫去Pierce的工作室。
今年是他加入组织的第十年,十年来的磨练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起码他不再是原来满脸水嫩,屁都不懂的毛头小子,老觉得Pierce叫他去是褒奖他。

他跟着前面总在Pierce左右的那俩壮汉后面,快速又轻轻地进了Pierce的房间。
Pierce几乎在他站实脚跟的那一瞬间就发问了,
“Rumlow,你待在组织几年了?我总感觉你在这呆了很久很久。”

“十年,sir。”Rumlow答道,他总觉得老东西这么说有什么目的,十年来,他也看懂了Pierce一些,例如,他是个比他还坏的坏蛋(bad guy)。

Pierce看了他一眼。
Rumlow觉得心慌,他眼神中的警戒总是表现的很明显。

“来看看这个。”Pierce扔给他一个文件。

他打开一看,就又震惊又好奇的快速翻动地看完了。
冬兵计划。
九头蛇最强大的武器,最有价值的资产——Winter soldier的重启。然而,这又是为了什么?九头蛇长久以来的秘密渗入终于要开始主动进攻?

Rumlow盯着文件思索,脑子里忽然飘进同事们谈论九头蛇资产的的话语,脑子里勾出了冬日战士的轮廓……壮硕的身材、线条硬朗的脸庞、永远带着寒风的眼睛……

“看完了?”

“Yes,Sir.”Rumlow只得恭恭敬敬地将文件放回去。

“组织几十年来都在为打造一个更好的世界努力,决定实施冬兵计划也正是如此,而你在组织里一直表现良好,组织重视你的成绩,决定任命你为新的资产管理人,对此你有什么想法吗?”
说完这段话的时候,Pierce露出了他一贯的毒蛇般的眼神。

“感谢组织……”

“Hail Hydra.”

“Hail Hydra!”

操!谁不知道做这个管理员的都活不过一个星期,我果然还是接着写完遗书吧。
Rumlow出了门想。



2.
几天后,Pierce带着Rumlow来到了放置冬兵的冰冻柜的仓库。

在半小时后,冬兵将再次苏醒。
Rumlow被命令站在冰冻柜前,而Pierce则躲在后面,被人墙包围。

说实话Rumlow还有点兴奋,十年来他从未看到过冬兵一面,而冬兵是九头蛇底层人员最爱讨论的对象,关于他有各种各样的传言,就算是不久才身为特战队长的Rumlow也受了影响。

Rumlow悄悄将眼神透过冰柜,他只能看到冬兵模糊的影子。
一头黑发……

“各部门人员请注意,十秒后将重启开始。十、九、八、七……”

机械的声音将一切思绪和情感冲刷了干净,他退后了几步,静静等待。

“……一。”

整个仓库传递的只有冰柜打开的声音。
紧接着Rumlow就听到了像是张握的细小的机械声。

他在渺茫雾气中对上了冬兵睁地大大的绿眼。
心中不怀好意的想着,哦,他可真美……

“啊!———”
在Rumlow发呆回神的时候,就发现冬兵手中突然多了一个人的脖子。
站在一旁的某名科学家赶紧躲到了Rumlow的身后,胆怯地咆哮道,“Rumlow队长!”

Rumlow赶紧端起了手中的枪对准了冬兵的脑门,嘴里念叨,“Easy,easy,Winter Soldier!”
他看见冬兵嘟囔了一句话,他看上去一脸茫然,趁他还在发呆,Rumlow冲上去就给了他肚子一脚,害得他弯腰倒在地上。

Rumlow十分轻地说了句“Sorry,有机会我会请你喝牛奶的”,毕竟他真的不是有意要对这样的美人下狠手。

然后就给冬兵拷了特制手铐,站在一旁看Pierce对着冬兵像他对着所有人一样洗脑,莫名有种自己啥也不懂的孩子要被某人带坏了的愤怒感和焦躁感。


3.
Winter现在坐在特战队长寝室中的专用床上喝着特战队长偷偷存的牛奶。
是的,Winter,Rumlow喜欢这么叫他。

这几天与Winter的相处,Rumlow知道了很多关于Winter的小秘密。比如,Winter没有像雕塑般的硬朗的脸庞,只有一张肉乎乎的包子脸;Winter懂得各种体术技巧,但是是个生活白痴;Winter不喜欢吸烟,他喜欢吃糖果……等等等等。

“这就是牛奶吗……?”Winter问。

这个时候Rumlow正在给他开小灶,他回道,“是的,甜心,草莓味的牛奶,还喜欢吗?”
今天他们出了外勤一天,此前他从未想过九头蛇的资产的肚子会是个无底洞,所以他在自己寝室的小破厨房煮着意大利面,他也只会做这个了。

他没看到冬兵默默地点点头,默默地又开了两盒牛奶。

Rumlow将做好的面放在他面前,“没有刀叉,只有筷子,凑活用吧。”

他看见冬兵对着筷子的懵逼脸忍不住笑出了声,转头看见满地的牛奶盒,无奈道,“嘿,你到底喝了多少牛奶?”

“全部。”
冬兵用他单纯的绿眼睛对着Rumlow说道。

“什么?”

“你当时说的。”
他将筷子塞到Rumlow的手里,“一起吃。”

“真是服了你这个小混蛋……”

“嗯……明天还想喝。”Winter嘴里嚼着Rumlow喂给他的面,咽下去,道,“要不一样的。”

“……”
你以为我是你谁?
Rumlow心里愤愤想。


4.
一个月过去了。冬兵一切适应良好,这恐怕这是他出了冰柜有史以来第一次那么久。

明天就要执行冬兵计划的最终任务。
刺杀一对夫妇。

特战小队的任务依旧是掩护冬兵完成任务,以及在任务结束后回收资产。

Rumlow知道他和冬兵的分别不远了。

“你的牛奶,给你热了,喝完就休息吧,有助于明天完成任务。”
差不多的场景,冬兵也是坐在床上,只是这回是Rumlow待在冬兵的寝室里了,Rumlow别扭地想九头蛇果然差别待遇,不过若是Winter住着他那样的寝室,他倒说不定比Winter本人还不乐意。

他刚转身要走,冬兵就抓住了他的腰,Rumlow叹息着握住了冬兵的右手,他觉得自己对着冬兵真的要没脾气了,“我们没在拍电影吧,宝贝?”

“留下来。”Winter的那只机械手也跟到他腰上了,他感受到背后让人颤栗的目光了。

Rumlow转身走回到他身旁,摸摸他给他抓的头发,“这可不是我愿不愿意的问题了,组织明确规定了不许串房。”

“我想你留下来。”
完了,小混蛋不高兴的标志性瘪嘴出现了,Rumlow绝望地想。

“我只能陪你到睡着。”

“可以。”Winter倒在床上,为Rumlow留了一半。

Rumlow其实很兴奋地躺了上去。
“好了,睡吧。”

过了好一会儿,他发现小混蛋还是睁着渴望的大眼睛看着他。

Rumlow气极反笑,“想都别想了,宝贝儿,今晚我们不干别的。”

Winter不高兴用双臂把他搂到他身旁。

Rumlow拍拍他的后背,顺带亲了亲对方那他觉得可爱极了的下巴,“晚安,Winter,我爱你,晚安。”

“晚安,Rumlow。”
冬兵悄悄地翘起了嘴角,他知道明天早上他肯定还会在他怀里看见他的Rumlow。


6.
一切都在那天夜里失控。

Rumlow在狙击枪里看见冬兵抓住了那个老头的肩膀,他奋力地用拳头往那家伙脸上揍。

“求求你……放过我的妻子……求你……”

冬兵在听到苍老的声音后顿了一下,然后听到Rumlow说的,
“嘿,Winter,秩序从痛苦中来。”

于是他又开始了他的行动,直到把夫人捏到没气,突然变得恍惚起来。

后来他看见了Rumlow担忧的脸,接着他又坐到了电椅上。

“士兵,汇报任务。”

“我……”

“汇报任务!”

“Howard,我认识他……他……”

“你只是在前两个星期的任务中见过他。”

“不,我认识他!……”
他慌张地扭头看在一边的Rumlow,却只看到他摇摇头,示意他什么也别说。
但,
“他是Howard Stark。”


7.
冬兵被洗脑了,他应该不会记得我。
Rumlow躺在床上想。


6.
的确,八年来冬兵也被解冻过几次。
Rumlow到现在都还是他的管理员,所以他也见证了冬兵解冻,再被冻回去。
但这几次,冬兵没有一次想起过他。

或许是冬兵“自由活动”的时间太短,他还没来得及回忆;又或许是九头蛇的洗脑做的确实很彻底。

Rumlow训练回来,经过放着冬兵的冰柜,他驻足几秒,撇着嘴没好气地说,“这个小没良心的。”

也是这年,Rumlow被派去神盾局做卧底,还是担任特战小队的队长,神盾局的。除此之外唯一不同的就是变成替美国队长打杂了。

Rumlow变得越来越忙,九头蛇和神盾局两班倒。先是领着九头蛇的小喽罗们去杀人放火;再接受神盾的指令领着九头蛇的小喽罗们去阻止杀人放火。

这事干了两年,Rumlow自己都觉得精疲力竭了。他有时候都希望分裂出个自己,不,是所有时候。



“这边只有两个人把守,从这边绕过去,再一直上去,阻碍会变得相当少。队长你只需……”

“……计划大体是这样,队长。”

美国队长刚才摩挲着下巴的手,在听完之后被用来拍了拍Rumlow的肩膀,“这计划可行,黑寡妇你觉得如何?”

Rumlow看见黑寡妇用她充满魅惑的眼睛向他眨了眨,然后从她的红唇吐出几个单词,“还不赖,伙计。”

然而Rumlow的内心却只有:
哦,Winter也有着和她一样红艳水嫩的嘴唇。


5.
这是Rumlow第二次在Pierce的办公室里看见《冬日战士重启计划》,只不过变成了Plan 2.0。

“洞察计划迫在眉睫,希望Rumlow队长能够做到……统筹兼顾。”
老东西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就让Rumlow滚蛋了。

Rumlow真的说不出来是高兴还是什么。

隔天的他极其倒霉,因为晚上失眠,导致他早上睡晚了,然后在神盾局的打卡纸上第一次多了个迟到。

也是这天早上,在Coulson打来的训斥电话之后,他疲惫地起床,刷牙洗脸。他第一次注意到镜子中的自己,凌乱的黑发突然掺杂很多白发,眼角也添了许多的细纹,皮肤也变的干燥松弛……

他突然恍然大悟,Winter记不起来他多半是因为……他变老了,变得和十年前不一样了。



4.
和上次一模一样的场景,当然这个上次不是十年前的那一次。

Rumlow拿着笔和纸在记录报告,他无声地观察静静坐着的冬兵,然后记录。
最后在科学家说一切稳定之后,Rumlow在放下了手中的报告。

他对冬兵说,“我是Brock Rumlow,你的管理员。”

冬兵茫然的点点头,跟着Rumlow在基地里面走,听着Rumlow讲解某些他必须知道的信息。

Rumlow在那天早晨“彻头彻尾地醒悟”之后决定牺牲小我,成全冬兵,即便他不想承认他很难过,他如此安慰自己,“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如果我是冬兵,首先自己长的貌美如花,还总有个老不死的对自己死缠烂打,自己也不乐意。”

所以主要行动就是和冬兵一样,不说一些不必要的话。不做任何多余的事情,再说了自己的屁股也没十年前那样对Winter,呸,冬兵,来的有吸引力。




但他发现他真的对冬兵没有任何办法。
就在要出任务的时候,冬兵还在和他那乱七八糟的头发做斗争。

Rolins第一次觉得束手无策、在一旁心急如焚地看着Rumlow。

Rumlow觉得自己实在被盯地受不了,只好暴露了自己不知道哪来的随身携带梳子和发圈的习惯,从作战服的某一格里掏了出来,站在冬兵旁边替他梳头并熟练地抓起来。

然后在所有队员的惊讶脸中,除个别元老级别的队员外坐了回去。
然后恶狠狠地说,“今天这事你们所有人都必须给我当作没看见!”

Rumlow承认自己在看见冬兵硬生生把到嘴边的“谢谢”憋回去之后笑了。

不要问他他是怎么知道冬兵要说谢谢的,他就是知道!


3.
“队长?”

“怎么了?”

“草莓牛奶。”冬兵把车停在超市门口说到。

“……你不是不喜欢喝吗?听我的,先回去再说好吗?”马上就有人要追过来了,你个不懂事的小兔崽子!

“想喝。”

又来了,又是这种眼神!

Rumlow气急败坏夺过冬兵的眼罩,戴到自己脸上。从后座拿了一把枪,冲进了超市。


“打劫!”Rumlow拿着枪“突突突”地往天花板上扫射。

超市老板瞬间吓地话都说不清楚了,“你、你想要什么?!钱、钱都给你!”

“所有的草莓牛奶!”

“……”


2.
Rumlow真的不想再经历一遍冬兵被洗脑的痛苦了。

在他有预感到这些的时候,他就偷偷地发了坐标给美国队长。
对,叛变就是那么容易。十年前他就有预感到这些。

在冬兵被绑上电椅的时候,他就用手中的枪打坏了电椅。
冬兵也反应了一会儿才快速地从椅子那脱身,加入了Rumlow的斗争。

Rumlow知道自己并不应该这么做,毕竟被抓到后的自己下场会很惨,但他就是想这么做。

他恐怕和美国队长一样,不想让这个家伙受半点的伤害。靠!该死的美国队长怎么还不来?!

就在Rumlow觉得自己快活不下去的时候,美国队长带着他的小队冲进了九头蛇的基地。

然而战局并不乐观。Pierce早在斗争开始的时候就跑了。一些疯狂的科学家开启了基地的自毁模式打算同归于尽。

“巴基!快走!”Steve用盾挡着子弹,推搡着冬兵的前进。

“可是Rumlow他……”冬兵担忧地回头看,特战队长还在浴血奋战。



Rumlow觉得自己很心累,但也觉得值,毕竟好歹让Winter活了下来。毕竟那么个美人,死了怪可惜的。

有空回头一看,发现Winter和美国队长还在争吵些什么。

他忍不住生气地大喊,“就剩20秒了!你们还在干什么!你想让我的命白搭吗?”

Steve闻言要带冬兵离开,好不容易拖到窗边了,小混蛋还是不肯。

“嘿,Winter,快走!……”

火焰淹没了Rumlow的同时,还淹没了Rumlow给Winter的话。

后来,冬兵坐在重症手术室走廊的座椅上跟Steve说话。

“我知道你听见了。”

“什么?”

“他说了什么?”

“……”

“……”

“他说,照顾好自己。”


1.
“嘿,Winter……?”





END.

[彩蛋]

“Rumlow,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Winter一脸严肃地半跪地求婚,在护士小姑娘眼里杀气十足,但也酷气十足。

但在Rumlow眼里只有傻气十足,
“你认真的?你知道我今年几岁了吗?和一个大龄男子,而且还是前九头蛇特工结婚,Winter你的脑子里只有草莓牛奶吗?”

“我知道,以及现神盾局特工,我今年都九十多了。”冬兵,不,应该说是James,是的,托绯红女巫的福,他什么都记起来了。
在布鲁克林的时候,和……在九头蛇的时候。

“遇见你是我最伟大的幸福。你愿意和我结婚吗?”前布鲁克林小王子说到。

“并不。Barnes,这不是开玩笑的,你还有很好的前途,不要拿自己未来开玩笑。”

“答、应、我。”这回真是杀气腾腾了。

“这件事……我再重新考虑,Winter。”

“哼。”


0.
“Daddy,这就是你和Mom(关于这点,Rumlow早已放弃与这个称呼的纠缠)相爱的故事吗?”

“怎么样,很浪漫是吧?”James笑着摸摸小女孩的脸蛋。

“果然还是Steve叔叔和师父的爱情故事比较浪漫。”

Stark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让你这么嫌弃你爹。
James不爽地回头,刚好对上了正在坏笑的Rumlow的脸。

哦,他真可爱。
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想。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