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玉米粒

关于cp,由于本人混迹各个圈子,到处爬墙,所以粉的cp也很多,十分杂乱,慎关注

韩圈:BTS果糖热恋、EXO勋兴
二次:全职主周叶、MHA轰爆
美漫:盾铁、冬叉、Jaydick

最近一段时间专注学业,更新慢,在11月之后可能会快一些,谢谢关注我的大家❤️

【勋兴/现背】千载难逢(二)

*伪现背,所有都有待科考
*狗年很狗血
*有一定含量的鹿→勋,雷者误入
*大概几章内完结吧
*前文见tag,这么久没更,我于心有愧……

————————————————



自那天晚上和鹿晗结伴喝过奶茶后,吴世勋发现他在公司里就经常看见鹿晗这个人了。

他们之间相处的不错,鹿晗是个同他很有话题的哥哥。他们有接近的爱好,接近的脾性,呆在一起挺舒畅的。有时聊到高兴的地方,他也会产生相见恨晚的心情。

交到一个新朋友是很不错,但是随着一天天过去,吴世勋数着日子越来越不高兴。

真的和他所想的一样,他这几天就没和张艺兴碰过几次面,说上几句话。更何况那见面的几次,还都是吴世勋故意制造出的“偶然相见”;聊天也是他一个人的单口相声。

好气啊。吴世勋想。
他觉得张艺兴简直不按套路出牌。明明都是一起经历过生死患难的好兄弟,按理来说关系应该更上一层楼,之间的友谊更应该是牢固到坚不可摧的地步,怎么到他这儿,就成了绵羊躲小狼呢?
想不通,所以很恼火。

他在kkt上也“质问”过张艺兴,然而对方一概用“有事”“我忙”等借口打发,还蠢萌地以为他心里那个单纯可爱的世勋小朋友看不出来。

错!大错特错!

吴世勋哼哼一笑。
躲我是吧?让你好看!



[今天晚上一起喝奶茶吗?]

吴世勋刚练完舞蹈坐在地上休息,顺便玩玩手机,放松一下。他刷了一会儿tube的视频,就看到了来自鹿晗的一条讯息。

认识鹿晗以后,他们就经常约出去吃东西。其实约来约去就是约去喝奶茶。

吴世勋手指触到键盘上想拒绝,他打算再练半个钟头去找张艺兴。
他知道今天张艺兴要上语言课和声乐课,通常这个时候练舞不会练特别久。有次吴世勋去找他,还揪着韩语的问题讲了很长一段时间,那个时候他们并排坐在地板上,微弱的灯光下,全是张艺兴迷茫又呆滞的表情。

看起来傻傻的,但是吴世勋就是很喜欢看。

但转头又想到张艺兴这些天对他的冷淡态度,心里有些郁结,这种热脸贴别人冷屁股的感觉真让人不好受,吴世勋不自觉扁了扁嘴。

要是按以前他身边遇到这样的事情,绝对是果断也不再理对方了,然后老死不相往来。

但是那个对方是对他那么好那么好的艺兴哥,要是真老死不相往来了,他绝对不答应。

这样徜徉思绪那么一会儿,已经过去十几分钟了。鹿晗的讯息还躺在手机里一动不动,指尖颤了颤,在屏幕上敲击了几下,发了一句话出去。

「好,今天不喝奶茶了,吃炒年糕吧」

刚好可以打包一份给艺兴哥送去。

鹿晗也是个照顾他的哥哥,没有多说什么,爽快地答应了,说他自己等会儿在公司门口等他,叫他现在收拾一下就好出来了。

吴世勋整理了背包,又绕路走楼梯上去。他在楼梯口处停留了下来,瞥眼瞧见旁边不远处的练习室还是一如既往的虚掩着门,里面昏黑一片。

他提了提肩将即将滑下去的背包兜住,迈着步子走了上去。




张艺兴在外面看见吴世勋纯粹就是个偶然。
他今天练习到口干舌燥,在包里翻来覆去才发现自己不小心把水杯落在了租屋里了。
实在是渴得不行,打算出去买瓶水。

刚在贩售机里投了硬币进去,就看见世勋和鹿晗从公司里走出来,这几天故意不去注意、故意去躲的孩子,感觉几天不见又变好看了。

这会儿正和鹿晗聊着天,嘴角提得老高,眼睛弯弯的,小模样看上去特别开心。


之前几天世勋和鹿晗出去吃东西,世勋都会发条消息给他问他要不要一块去,有些时候还会缠挺久,各种撒娇卖萌,完全是吃准了张艺兴会心软的模样。

有些时候都要松口答应了,望四周一看,就看到之前那几个因为私下斗殴被处分了的练习生正恶狠狠地瞪着他。刚开始冒出来的那个欲望的念头,又被掐死在摇篮里了。

只好顶着对方的失望,给出了拒绝的答复。

今天没有像往常那样的邀请。
张艺兴心里觉得松了口气,觉得自己的目的算是达成了。鹿晗跟他关系也还不错,异国他乡遇同胞,他们两个平时也都互相帮衬。要说鹿晗给他的印象就是老北京人,讲普通话讲地唰唰的,反应慢一拍就听不大懂了。人很热情,也讲义气,人缘很好,是个不可多得的好朋友。

起码世勋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不用担心被欺负了。

但是心里又有点不是滋味,怎么说呢?好不容易交到的一个朋友,结果因为自己疏远了,更何况世勋是个这么好的孩子,这个说到底还是一个遗憾。

张艺兴弯腰拿起了槽口里的矿泉水,等他直起身的时候,世勋他们已经走得有些远了。
看着他们并肩的背影,张艺兴觉得更加渴了,拧开了瓶盖,咕咚咕咚灌了半瓶。



吴世勋拎着袋子进去的时候,张艺兴正一手擦着汗,一手拿着本本子看。大概是练完舞休息的时候,顺带复习上课的内容。

他的步子走的很轻,像捕食猎物的猫,一下一下走到离张艺兴的不远处,看着他用手指摩挲纸页,眼神专注,眉头紧皱,红润的嘴微微分开,看上去好像阅读地有些困难。

吴世勋满意地看着张艺兴露出纠结的小表情,又不满对方这么久了还没发现他站在这儿。等到对方表情稍微有些松动了,才唤出声:

“艺兴哥。”

“哎哟!”
对方闻声身形向后一抖,惊喘出声,看清来人,手抚着胸口,才镇定了下来,惊魂未定地喃喃说,“是世勋啊,找我有事吗?”

小没良心的看见这幅模样的哥哥忍不住低低笑出声。提了提手中的袋子,放在张艺兴的面前后,坐了下来,有些得意洋洋地说:“给哥带的夜宵。”

张艺兴刚想把东西推还回去,一扭头,看到世勋乖巧地坐在他对面,积极地把饭盒打开,往他面前推了推。一脸期待的模样,让张艺兴心软得一塌糊涂,半个拒绝的字都说不出口。
只好将饭盒接了过去,干巴巴地说了声:
“谢谢。”

他吃了两口,原本不怎么清明的脑袋此刻却想得异常周全。知道这次的夜宵是个开头,未来的你请我,我请你,总是结束不了的。干脆钱货两清,未来没有纠缠的好。

于是,扒拉着年糕的时候,说出了口:

“这份年糕多少钱?我还你吧。”

张艺兴抬起头看着世勋,却没想到对方脸上的高兴正快速地消失,眉目低垂,用着被刷上蓝色的年糕音说:“没多少钱的,哥就吃吧。练习很幸苦吧?最近哥瘦了好多,要吃好些,才能给前辈们当伴舞。”

张艺兴心里涌现的感动淋着自责的雨,开始打算一直好好守护的弟弟,结果因为自己这么难过。他知道世勋也是个重情重义的人,否则不会到现在了还会这么想着他,然而自己却在有意伤害他,让他那么小就体会友谊的复杂。

张艺兴突然觉得自己是个很不合格的哥哥。
但是他这个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什么都比不过生命安全,更何况受伤真的很疼。

于是张艺兴又只好说了声“谢谢”,两个人之间又彼此沉默了。

过了好久,久到张艺兴把年糕都吃完了,才听到世勋轻轻地问,

“哥的伤好些了吗?”

张艺兴手臂上的伤在拉伸的时候其实还有些疼痛,为了不让孩子担心,还是异常肯定地答:

“都好了。”

吴世勋抬起头,侧着脸看他,有些不相信地询问:“真的?”

张艺兴:“真的。”

吴世勋:“没骗我?”

张艺兴闻言无奈笑说:“为什么骗你?”
他也偏过脸去看他,却在看见对方浅色的眼珠中蕴满无法掩饰的伤心的眼神时候,愣住了。

世勋的脸上写尽委屈,声音低低哑哑,好像喉咙干裂了许久的人突然讲话,语音中都带着一些撕裂的痛苦味道:

“因为你都不想和我好下去了。”

因为不想和我好下去了,所以一切都对我选择隐瞒,选择欺骗。


哎哟喂。
张艺兴突然意识到这件事有些难办,世勋现在的态度完全偏离了他预定的走向。他又心疼又着急,有些手足无措。只好摸摸鼻子,有些心虚地说:“没有不和你好呀…”

世勋:“那你为什么躲我?”

张艺兴哑口无言,只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讷讷道:

“也没有躲你呀……”



吴世勋看到张艺兴有些惭愧的脸,登时委屈,嘴差点儿没封住,就要把自己这些天受的“非人”的冷漠一口气都在他艺兴哥面前吐出来。眼泪有着欲出的趋势,但转念又有些别扭地想到,自己是这么大的男孩了,还老是在喜欢的哥哥面前掉眼泪,有些没面子。于是只红了眼眶,沉默地抽抽鼻子,发出一声轻哼,才又糯糯地喊:“哥。”

张艺兴扬起头来看他:“嗯?”

“哥。”这回世勋的语气严肃了些,但却还是有很大一部分撒娇的成分在,“我们拉勾约定吧。”

说着伸出了右手,微微翘起一根小指,挑了挑眉。

孩子思维有些跳跃,张艺兴一脸疑惑,有些蒙圈地问:“约定什么?”

吴世勋:“没什么,先拉勾。”

张艺兴:“不行,规矩不是这样的,这是赖皮。”

吴世勋急中生智:“韩国的规则就是这样。”

“哎呀。”张艺兴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这方面还有差异啊。”

“嗯。”吴世勋果决应下,翘起的小指蹭蹭张艺兴的手背,“哥快点。”

“好吧。”张艺兴没多怀疑,坦然地伸出了小指,与世勋修长如葱的小指勾在了一起,口中稀里糊涂地听着世勋念叨:

“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话锋到此处骤然敛住,世勋抿紧了嘴唇,顿了一会说道:“盖章吧。”

两个拇指重重地碰了一下。


“…哥,你要记住你答应我的。”
世勋浅褐的眼珠中闪着坚定的光,裹着映在眼中的张艺兴。

张艺兴觉得有些惶恐:“啊?我答应了什么?”

他看着这个现在十分能折腾的弟弟在这算作严肃的情况下露出了好看、甜甜的笑容,弯弯的笑眼里有一团柔光,看得张艺兴有种误入温柔乡的错觉。

他眼里的奶孩子说:“你答应我以后都不会骗我,彼此之间相诚以待。”

“好。”张艺兴答应地很干脆,因为这对他来说好像并没有什么难的,而且他也觉得对朋友得真心至上。


吴世勋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还在担心,张艺兴会不会觉得他在诈他,开始觉得他卑鄙了。毕竟这种先斩后奏的举动让他自己碰见了也会不高兴,何况他一开始并没有想这么得寸进尺。却没想到张艺兴这么轻易地就答应了,没有半分拖泥带水和犹豫不决。


于是吴世勋尽数咬住张艺兴夹过来的几块年糕,放在嘴里咀嚼,腮帮子鼓起来小小的一块,等到年糕都咽下去了之后才问道:

“哥,你的伤好了吗?”

张艺兴如今算是切实体会到了什么叫被“被坑了”,本来顺口就要说出“不疼“二字,但想起刚刚的约定只好和世勋说:“也就一点疼吧。”

吴世勋:“那哥之前为什么说不疼?”

张艺兴:“……”
哎哟,好尴尬啊。

于是张艺兴选择拒绝回答这个问题,站起身来转了别的说道:“现在时候不早了,咱们都回去休息吧。”

结果处于青春期的高中少年坐在地上,脸色青灰,眼睛死死盯着他,嘴角向下塌着,显得又委屈又愤怒,一副有苦说不出的模样。

张艺兴低头一看这样的世勋,心又软了,轻叹一声,又坐了下去,离世勋稍微近了些。才不好意思地说道:“这不是怕你觉得过意不去嘛。”

“你这样才会让我觉得过意不去。”吴世勋嘀咕,心里舒坦了些,后又想起什么急急问道:“那你这几天为什么都不理我?”

“没不理你呀……”张艺兴挠挠头,觉得有些难办,酝酿了一会儿,四两拨千金地说道:“就是为了你好呗。”


这明明对我一点也不好!

他对于张艺兴擅自主张的疏离很是生气,深吸了口气,确保自己不会气岔过去,才接下去闷闷说道:“之前欺负我们的人被开除了。”

“所以,哥别再躲我了好不好?”





夜色笼人。
吴世勋轻轻开了自家庭院的门,放缓步子回了自己的房间。一进门开了盏小灯,把包一摔,人仰面倒在角落的榻榻米上。

他郁闷。

张艺兴没再躲他本是满心欢喜,却没想到在好不容易捱到的约饭之日郁闷至极。


今天日子选的很好。
恰巧学校老师出去调研,遇上非常规放课,又刚好碰上张艺兴两个星期给自己放半天的假期。想着择日不如撞日,他给张艺兴去了条短信,对方很快就回复答应了。
他还专门挑了家专做家常菜的中餐馆,听老板说是川菜为主,但所幸和艺兴的家乡菜也有相近的地方。

本来一切都很完美。
吴世勋想到后面的展开还是感觉气闷,无力地用脚踢了踢垂在脚边的小毯子,有点发泄的意味。

到鹿哥答应坐下来吃饭,还没和艺兴哥开心聊天之前都很完美的。吴世勋不满地想。



今天下午他早早地骑了自行车赶往约定的地点,到的时候,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一刻多钟。他没急着进去,拿起手机在门口悠哉游哉地看起来。

吴世勋考虑到等的时间有些长,干脆开了把最近流行的手游,忘乎所以地玩起来。游戏嘛,这个年纪的少年都是爱玩的。


这一把有些胶着,吴世勋咬住唇,皱起好看的眉头紧盯着屏幕,仿佛下一秒就会被吸进去。好看的手指在玻璃屏上滑动地飞快,沉浸在游戏的酣畅淋漓的少年已然忘记了他结界外的世界了。


“阿西……”
吴世勋有些懊恼地嘟囔了一句,屏幕里的灰色图标格外刺眼,一只手无奈地脱开了发烫的手机。

他看了看表,心里想到:游戏结束,时间也差不多了,不知道艺兴哥来了没。
刚想抬头查看,耳边随着风,半带着笑意的话语灌进了他的耳里。

“结束了?”

吴世勋顺着声音偏头一看,发现张艺兴正站在他身侧,端着明亮的笑容看着他。

他微微点了点头,被这样看着,不禁有些羞赧。还在思索着如何开口,一条胳膊搭上了他的肩头,有些力气地拽着身体微倾的他走进了餐馆。

边走还用好听的声音笑眯眯地问:“在这儿等了多久啊?”

“没、没多久……”
对方呼吸的热气扑在他的颈间,这真切的感觉叫他有点不自然,说完突然又想到一个重要的点,有些没好气地抱怨,“哥来了怎么也不叫声我。”

“哎呀,谁让你游戏玩地那么认真,我都不好意思打扰啦!”

“没有!我就是随便玩玩!”
吴世勋闻言有些急急回复,他打游戏哪里至于到走火入魔连人都会不管不顾了的?

要是朴灿烈能有幸听到这段话,他可以摸着自己的良心郑重地讲:你其实真的有走火入魔到对所有除你之外的活体生物不管不顾。


“懂了懂了。”张艺兴扑哧一下笑出声来,找到一个空座后便放开了束缚,拉开一张椅子坐了下来,指了指吴世勋的手机,模样呆愣愣,有些好奇地问:“这个游戏我看我室友也在玩,好玩吗?”

“哥先看看。”吴世勋拿起了桌上的菜单递到张艺兴的面前,顺手打开了游戏界面给张艺兴看,说道,“还可以,枪战类的游戏。”

张艺兴坐在他对面,支起上身,瞄了手机一眼没滋味地说道:“哦,那我不玩了。”

“为啥?”吴世勋嘴里含着好大一口水,口齿模糊。说实话他听到张艺兴的这番话有些惊讶,惊地不是他不玩这个游戏,惊地是他居然有想玩这款游戏的心。

“体会不到快感。”张艺兴如是说。

吴世勋其实没懂,只觉得他哥有些高深莫测。毕竟这款游戏被创造出来的初衷就是给人快感的,这哥能体会不到,也是另外一种境界了。但他也没再继续深究,只催促道:
“哥哥挑好菜了吗?”

“世勋你挑吧。能吃辣吗?”张艺兴又把菜单递回去,道,“这里的菜好像没几样是不辣的。”

吴世勋闻言挑眉:“那当然。”
我可是吃辣泡菜长大的。


张艺兴迅速地挑好了几样菜,四菜一汤,还算得上丰富。叫服务员带走了菜单子,就进入了无聊的等待中。

两个人无聊地有一搭没一搭地讲话,期间看见几个学生也在这里吃饭,有说有笑的,张艺兴就开始和吴世勋侃侃而谈起就两国教育问题之间的差异来。

“以前看电视剧的时候看到这样的校服就特别羡慕。”张艺兴回忆起当年那些事儿来嘴角噙笑,“那会儿我们学校说要改革,从校服开始,还以为终于可以穿上小西服了,结果只是换了一套运动服。”

“红配黄?”吴世勋脑补了一下,大笑起来,“奥运会上的那种吗?其实还不错。”

“那我们哪儿穿得着。”张艺兴的酒窝凹的更深,“是蓝白相间的大众款,又大又宽的,个子小的就像套了个大麻袋。”

吴世勋又在脑子里想了想小时候的张艺兴穿大麻袋校服走路的样子,觉得他艺兴哥真的很是讨人喜欢了,那可爱的小模样逗得他笑地合不拢嘴。青春温情氛围的影响,他也开始絮絮叨叨自己在学校里发生的种种,提到自己临近毕业了,课业很重,学习压力大,刚打算撒撒娇,让张艺兴给他加油鼓劲,求个心灵上的宽松,晃眼忽然看见饭店里一个熟悉的身影。

对方明显也看到他了,扬了一个笑容,朝他们这桌走来。

“哟,这么巧——”

张艺兴闻言抬头,看见来人微微诧异了一下,问道:“鹿晗?也来这儿吃饭?”

鹿晗:“是啊!老顾客了都,这不是好几天没来了,怪想的。在食堂每天吃泡菜炸鸡,脸上净发痘了,想想还是家乡菜好啊。没办法,中国菜,就是牛!”

鹿晗最后一句用了中文,吴世勋只听懂了“中国”二字,其它一概没明白。但他知道这一句逗得张艺兴开怀大笑了。
张艺兴一向很有礼貌,脸上也一向挂着拘谨的微笑,这种爽朗灿烂的笑容,吴世勋也没见过几次,这会儿鹿晗只单单说了句汉语,张艺兴就笑得那么开心,他心里升起一股难以言喻的不高兴,眉头都微微皱起来。

“那必须的!”张艺兴也流利地说起母语来,“你一个人吃吗?要不拼个桌,刚好大家都认识。”

鹿晗瞟了一眼在一旁努力散发存在感,试图吸引大家注意力的吴世勋,眼神中含着犹豫。
张艺兴很快会意,转头温和地对世勋问:“世勋,可以吗?”

吴世勋压抑着自己的闷闷不乐:“我都没关系,哥决定吧。”

张艺兴点点头,替鹿晗挪了张凳子来。


鹿晗来了之后气氛依旧很融洽,张艺兴是个好客的,多了张嘴一起吃饭,担心不能满足老乡的胃口,忙去前台又点了两个菜。排队点菜的期间,吴世勋和鹿晗迅速地开了把游戏,男人间的友谊瞬间回升,打了一场游戏,酣畅淋漓。吴世勋真情称赞鹿晗的好手法,全然忘了不久前他还在心里和他鹿哥闹别扭。

张艺兴回来的时候还顺便拿了三罐饮料。吴世勋接过两瓶,带点小骄傲地给他哥秀了一把“左右开弓单手开易拉罐”的技法,引得张艺兴浮夸地拍手称赞,鹿晗笑的下巴都快掉了。

吴世勋感觉有些气馁地对张艺兴道:“你也太敷衍了。”

张艺兴开口安抚:“哪有,我们世勋厉害的!”
说完怕显得自己没诚意,还附加了两根翘起的大拇指。

“那是必须的。”吴世勋牛鼻子哼哼,毫无负担地收下了张艺兴的走心版敷衍,心里还觉得挺美。

鹿晗在一旁插入话题,冲吴世勋问:“哎,这招够撩,你教教我?”

吴世勋将手中开好的饮料放在张艺兴面前,摇摇头,狡黠地问:“你学去了要撩谁?”

“嘿,你还套起你哥话来了。”鹿晗看起来有些尴尬,佯装恼羞成怒起来,伸手勾住了一旁张艺兴的肩,说,“这熊孩子,艺兴你治治他!”

不料张艺兴也好整以暇地看着他,眼中带着些促狭:“我也很想知道。”

张艺兴看着鹿晗两头找不到帮手的捉急模样,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手还闲不住,一下下往鹿晗腿上凑,喘气的片刻还不忘调侃:“咱鹿爷也是待嫁的黄花闺女了,我甚感欣慰啊!”

“张艺兴你找抽——”

吴世勋就这么看着两个人嘻嘻哈哈地扭在一块儿,嘴里叽里咕噜的仿佛他自己正在看一本天书,有些茫然,这种不明就里的状态更是让他清楚地认识到他“局外人”的身份。

他一下子觉得自己很寂寞。这个时候他才发现原来国籍是能弥补,也能失去很多东西的事物。他和张艺兴算是共患难过的好兄弟了,然而鹿晗只消“中国人”三个字,就达到了和他一样的高度。

靠,好烦。

他还以为起码在韩国这个国度,他是张艺兴身边一个不一般的存在呢。

这种喜爱的东西一下子被人夺走的感觉……让人心神焦躁。

还好在吴世勋快要熬不住的时候,久等了多时的菜肴终于端上了桌。

对面的中国line还在不知疲累的侃侃而谈,吴世勋拔了三双筷子,端正地放好在他们面前,才出声道:“哥。”

两双眼睛齐刷刷地回头看他。

吴世勋不错眼珠地盯着张艺兴略略茫然的脸,对着这位哥哥,语气中不自觉带了些许委屈:“你们玩了那么久,可以吃饭了也不知道。”

张艺兴果然愧疚起来,对世勋诚恳道:“抱歉啊世勋,刚刚和鹿晗聊起了家乡的事,有些没收住。”

吴世勋眼睛亮晶晶:“没事儿哥哥,我也想听。”

张艺兴:“都是些没意思的,没啥好听。”

世勋:“哥说的都好听,我就是要听。”

张艺兴:“……那行吧。”

吴世勋这没脸没皮散德行的模样对着张艺兴特别惯常使用,然而张艺兴也是宠习惯了的样子。这幅在这两个人看起来很是正常的场景,分毫不漏却又异常扎眼的落入了一旁鹿晗的眼中。


一筷子一筷子夹着热腾腾的菜,就着滚烫的白米饭下肚。张艺兴感受到了一种回归,灵魂都随着美味的菜肴漂洋过海了。期间还不忘热情地给世勋夹菜——

张艺兴:“这个好吃,世勋多吃点。”

世勋看着自己小碗里快溢出来的菜,点点头,笑地又甜又无奈:“哥,我吃不完。”

“多吃点吧,你还在长身体,比较容易饿,难得出来吃一次,多吃点。”张艺兴见吴世勋有些费力的夹着一块豆腐,正打算拿把小瓷勺给世勋舀一点去,却发现鹿晗的动作比他快了一些。

吴世勋抬眼看一下右边,有些迟缓地说:“谢谢鹿哥。”

张艺兴讪讪地收回手,做了个装模作样的假动作,把勺子里的豆腐放进了自己的碗里,吃了一大口。

气氛顿时有些尴尬。

鹿晗却好像没有这个眼力见儿,跟张艺兴哥俩好的模样,笑眯眯道:“艺兴说的对,青春期的时候抽条,每天都饿得发了疯了,逮着能吃的玩意儿就啃,有天晚上做梦,把手指头当火腿肠,早上起来还挺纳闷,怎么手指头全是血。”

“鹿晗,你神人啊!”张艺兴笑地不能自拔,气都有些喘不上,“你这让我也想起来,我小时候也把自己臭脚丫子当零食啃,还别有风味的,晚上两只脚都不带用洗的。”

鹿晗又上手了,掐了把张艺兴的脸,再次把下巴给笑掉了:“你个二不愣登的哈哈哈哈!”

两个人又开始幼稚地闹起来。你一下我一下,你怼一句我回十句的。吴世勋觉得相声脱口秀都没他俩精彩,第一次见把自己黑历史抖落出去还这么开心的,真是长见识了。

他倒挺想耍个脾气撂筷子走人,看他俩还敢不敢在他面前闹,但又自行脑补出了自己离开后张艺兴懊恼悔恨的模样,有些动摇了。

于是只好在一旁默默吃饭,顺便在这几个有限的菜里挑出了自己和艺兴都爱吃的,并记住了菜的中文名。

过了半个小时,饭局基本上结束了。这半个小时吴世勋压根儿都搭不上话,因为他对中国这个庞大国度了解的实在太少了,所以只好看着他们半句韩文半句中文地交流。心情就越变越差,到了最后甚至都有些气短了。
然而张艺兴挺高兴的——反正他的异常对方是一点都没看出来。鹿晗怎么样,他没怎么关注,净顾着自己发脾气了。

饭局结束了,少年们带着一丝留恋伴着星月离开了。

临走前,他曾在门口发呆逗留了一会,抬头便看见不远的街对面的张艺兴正看着他,身边的鹿晗则刷着手机。

吴世勋勉强地提了提嘴角,冲对方挥挥手,得到回应后,背起背包走了。



他躺在榻榻米上回忆着今天的事,想着想着有些委屈,一股酸楚从心底冒出来。吴世勋想:“我不才是弟弟吗?我哥不应该围着我打转吗,我怎么就这么没存在感?”

好想找人发泄一下。

福至心灵,吴世勋的KKT突然响了,半夜扰民。
通常这种情况出现,罪魁祸首大概就只有朴灿烈了。他不怀好意地笑笑,打算借着这个由头坑对方一波,翻开手机才发现来人和他想的有些出入——是张艺兴。

[世勋呐,今天是不是有些不高兴?]

吴世勋看到后心想,原来你都知道啊,为什么现在才问?他诚实地回复:

[嗯。]

[那我能问问你在不高兴些什么吗?]

[哥不理我。]

对方的回复有些卡顿,“正在输入中”显示了有好一会儿,才弹出了讯息。

[对不起啊世勋,哥给你道歉,今天确实有些兴奋过头,都没关注到你的感受。下次绝对克制。]

吴世勋一看就有点火,干脆拨了电话过去,有些气急败坏:“哥,我不是小孩子了!”

对面的张艺兴沉默了一下,让吴世勋的心倏地一跳。接着就听到对方吃吃地笑了几声,有些狡猾的味道,道:“弟弟在哥哥面前永远是孩子。”

“哼,那你还不惯着弟弟我?”

“一直惯着呀。”张艺兴电话那头大概还是笑着的,“那就行行好,原谅哥哥吧,怎么样?”

“好吧,原谅你了。”吴世勋好看的眉眼也染上了笑意,在这凉凉夜色里,温暖,也如星空绮丽。

吴世勋心情舒畅很多,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哥哥,SHInee前辈的演唱会是不是快到了?”

“唔,我看看。”对面的声音搁置了一下,过了一会儿又传了出来,“嗯,十三天后。”

十三天啊……
吴世勋心里的小算盘打起来啪啪响。

他软糯的声音顺着电流变得磁性十足,通到十几公里远的耳朵里:

“哥哥好好加油!”

张艺兴的眼睛弯了弯:“好。”



张艺兴上舞台之前有点紧张。虽然是给人伴舞,并且这也不是他第一次登上这个舞台了,但是他的心脏里就像是放了一台扩音器,一直震到他头顶,扑通扑通的。

这个舞蹈他练习了很久,这几天也一直在没日没夜的复习,一闭上眼,满脑子都是舞步。

有人来后台吩咐了一下,招呼他们在五分钟后上台。

他搓了搓有些发汗的手,来回深呼吸了几下,跟着其他走进了升降台。

舞曲还没开始,全场除了粉丝们手中拿着的应援棒发着光以外,一片昏暗。他背对着观众席,都能感受到了来自粉丝们的热情。

他们在场下歇斯底里的尖叫,模糊了语句,让人压根儿听不清楚也听不明白他们想表达些什么。但是那吼出来的字里行间,张艺兴都能感受到来自他们的疯狂、羡慕和喜爱——尽管粉丝为之癫狂的对象并不是他。

受万众人瞩目,不甘平凡。是张艺兴想要成为艺人的初心。他日日夜夜的努力,就是为了有一天能站在这个舞台,跳着属于自己的最擅长的舞蹈,唱着属于自己的最擅长的歌曲,与千千万万个爱他的和他爱的人分享属于他的快乐。

那是多么美好又幸福的一件事。

即使他现在是一个无名小卒,除了亲人好友没人认识他,那谁会他的第一个粉丝呢?他的第一个粉丝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短短的一两分钟,脑子便闪过了那么多光怪陆离的事情。张艺兴有些晃神,但身资还是笔挺的。

第一排的灯光闪烁了一下,那一刹那,狂风骤雨般的嘶喊还没有来临,好似所有人都微微有些愣神,屏住了呼吸。

张艺兴的意识随着闪烁的那一下清醒了,却忽然听见一声从右边席间传来的声音,在安静的环境中尤为清晰——

“哥,你最棒了!加油!”

别人可能不知道这个来自角落的声音是在喊谁,然而张艺兴却无比熟悉。

是世勋。



吴世勋不会说他是逃课来看的演唱会。这对一个正值最酷的年纪的少年来说有些羞耻。但是他就是来了,主要目的当然不是为了SHInee又或者是什么别的,就是想看看张艺兴第一次在韩国的大舞台上表演的模样。

他进了场馆之后又觉得自己脑子有些发热。
他自觉有些奇怪,其实说实话他和张艺兴认识的时间不长,若是和一般人,大概三个月了都没有和张艺兴三天那么熟。他扪心自问,如果在场上的是他认识了好久的朴灿烈或者金俊勉,他会来吗?

答案是,可能吧。这得看当天的时间里他能不能抽出那个空来。

然而他因为张艺兴心心念念这个事情十几天,今天就是上课了也憋不住要来,他自己都觉得自己魔怔了。

然而这个问题在他亲眼看见他艺兴哥在场上跳舞的时候,就不攻自破了。

他心里巴不得在旁边揪个人出来听他嘚瑟。

看见没,那些个伴舞里长得最好看跳舞也最好看的那个人就是我哥,我哥是不是超级牛逼?

这个时候的吴世勋大概还不知道他自己内心对张艺兴的情感正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往某个奇怪的方向发展。

他大概也不知道张艺兴身为他哥哥和其他人身为他哥哥的区别在哪儿。

人的情感都是双向的,你对他有好感,如果对方把路给堵死了,那么你对他的好感也支撑不了多久便要返回了;如果他对你是平等的回报,那么你们便互相尊敬,友情天长地久了;如果他对你的好感是珍惜并加倍奉还,那么你向他涌去的情感便也泛滥,滔滔不绝了。


散场的时候,吴世勋给张艺兴去了一条消息,说他在门口等他。

微冷的深夜里,都市依旧繁华热闹,那种大城市才拥有的华丽浮躁感,在夜晚深刻的体现了。

“世勋!”

吴世勋回头一看,发现张艺兴十分高兴地向他蹦跳着跑来,脸上的笑容大大的,干净温暖,世勋只觉得周遭嘈杂的环境一下子就像被静了音,被笔刷抹去了痕迹,整个世界只剩下了眼前这一个兴冲冲跑来,一把拥抱住他的人!

他的双眼发直,支吾了好一会儿,才动员了大脑里所有的脑细胞,绞尽脑汁组织出了语言,干巴巴道:“哥,你跑来的时候看上去好傻。”

“哎呀,我高兴嘛!”张艺兴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后又高兴地勾住了吴世勋的肩。忽然发现身旁小孩的身高都和他差不多高了。

“嗯,哥跳的很好,我都看见了。”吴世勋被张艺兴带的,也没来由的高兴起来,又露出了弯月笑眼。

张艺兴摇摇头:“不是因为这个。”

吴世勋有些疑惑了,心想不是因为这个,那这哥在傻乐些什么?于是回问道:“那是因为什么?”

张艺兴又露出了那种可爱又狡黠的神情:
“你猜?”

吴世勋:“……”

“哎呀小笨蛋,这都猜不出来。”张艺兴佯怒狠摸了一把吴世勋的头,“当然是你来看哥哥才这么高兴的呀!”

吴世勋闻言,目光呆滞,双耳消声,脑袋发懵,只觉得心跳漏了一拍。

评论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