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玉米粒

cp杂乱,想要看果糖、霜花的朋友可移步微博@瑞德kook 那边更新会快些哦

韩圈:BTS果糖、霜花热恋!!!
二次:全职主周叶、MHA轰爆
美漫:盾铁、冬叉、Jaydick

更新慢

【MHA 轰爆】轰失忆了(小甜饼,一发完)

*认为已经和爆豪结婚的轰x胜,双向暗恋
*梗概:出任务的某天,轰中了敌人的个性,被篡改了记忆以为自己已经和爆豪结婚多年并且只记得爆豪一个人……
*@孙生 的点梗,也感谢帮忙。字数5500+,第一次写轰爆,角色归原作,ooc归我

—————————————————


“可恶!”


轰左手一挥,万丈冰山层层叠起,却还是没防住敌人盟友的偷袭。他感受到头部剧烈的挤压,仿佛有一只大手死死捏住了他的脑袋。血液顺着他的鼻梁流下,意识都有些模糊。


轰在失去意识前只看到了一阵爆开的火光,伴随着浓重的硝烟味。在最后脑子里只冥冥想,


是爆豪吗?……




爆豪完全没想到自己这周第一次出任务就发生意外。想到这里他心里又添一层烦躁,他定定地站在写有「轰 焦冻」名牌的病房前,嘁了一声打算离开。


这个阴阳脸混蛋,谁让他非得逞强要一对二!是瞧不起他吗?!


爆豪越想越气,恨不得立刻去把那天在街上遇见的敌人抓住狠狠揍一顿。


“什么?!”——

病房里突然传来一阵骚动。


门锁咔哒一声打开了,里面慌慌张张地跑出一个人,只顾往前,完全没有知觉地撞在了爆豪身上。


“诶—?爆豪同学?”丽日急忙向后退了一步,“是来找轰的吗?他刚刚醒,但……”


丽日话没有说完就被爆豪打断:“我只是路过!”


爆豪朝里看了一眼病房,打算抬脚就走,却被里面惊天动地的声音给震了一下。


爆豪转了个方向走进了屋子里。轰的病床旁围了足足三层,爆豪抓住外圈叫的最大声的上鸣来了几个暴栗,压低声音嘶吼:“难道不知道这里是医院吗?!混蛋!”


“嘘——”濑吕拉住气势汹汹的爆豪,轻声道,“不是啦,是……轰君出事了。”


“哈?你这是什么废话?”爆豪看着濑吕有话不能直说心里十分难受。


八百万注意到动静,贴心地走上前来解释道:“轰君好像失忆了,他完全不记得我们。但医生说轰君的脑部没有受过损伤,所以我们猜测可能是中了个性。”


爆豪闻言拳头忍不住攥紧,心仿佛也跟着被攥紧,额头青筋跳了跳。

这个半边笨蛋,这么轻易就中了个性。老子暗恋了你那么久,就这么被你轻易忘掉,我怎么可能甘心?!


“我本来就是路过!这阴阳脸怎么样和我有关系吗?!”爆豪抽着嘴角说道。


“啊……爆豪他说违心话的技能真是一流呢。”丽日在绿谷旁边悄声说道。


然而耳尖的爆豪还是听到了。


在一边的濑吕和八百万明显感受到了爆豪周围气压的变化,低得……好可怕!


濑吕、八百万:“爆豪桑(君),你冷静一点!”


爆豪冷笑:“我很冷静!”


就在爆豪已经下定决心要抓住敌联盟的那两个混蛋并打算夺门而出的时候——


突然出现在三人视野里的轰:“胜己?”


“所以说,半边混蛋,我们很熟吗?不要自顾自就喊我胜己啊!”


爆豪的身体先于大脑,手就要抽到轰的头上,忽然忆起轰的脑袋出了问题,硬生生改变了手的线路,没有那么威严地捏了捏轰的脸颊。


轰捂了捂脸:“对不起,胜己。”


爆豪:“……你是笨蛋吗?”

爆豪额头的青筋凸起的更多了。


“轰君,你居然还记得爆豪吗?”之前围在病床边的众人惊讶的看着这一幕。


还以为A班的大家都是一样的待遇,没想到轰居然只记得爆豪一个人。

这是为什么?他俩是世纪真爱吧?


“我不会忘记胜己的。”轰自己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奇怪地看着大家惊讶的脸,把自己往爆豪那儿凑了凑,悄无声息的搂住爆豪,一贯的淡漠面孔,“毕竟我和胜己已经结婚多年了。“


“你这混蛋……”爆豪闻言羞红了脸,更加暴躁,奋力推开抱住他的轰,“在瞎说些什么啊!!!”




八百万把爆豪拖到角落里,温言相劝:“拜托你了,爆豪君。这个个性我们目前还不清楚是怎么回事,说不定会有什么副作用。我们刚刚和相泽老师通了电话,他嘱咐我们最好让轰保持在比较良好的状态。但目前好像只有你能做到。”


说完,八百万的目光又放回到了因为和爆豪短暂分别而略显依依不舍的轰身上。


“这个任务未免也太麻烦了吧?”爆豪装得心不在焉。他现在还处于被单方面宣告结婚的震惊中久久无法自拔。


爆豪顺着八百万的方向看去,刚好对上轰转过来的视线,他清楚的看到对方眼中茫然无措的眼神,蓦地心角柔软起来。


真拿他没办法……

爆豪有些别扭地想。


八百万:“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哦,注意别让轰君有太大的情绪波动,有事call我们。”


望着八百万离去的背影的爆豪:“……”

靠,就吃定了我不会真的拒绝是吧?!


对面只能“远远”看着爆豪的轰被夹在一群陌生人当中早就坐立难安了,此刻见八百万等人离开,立刻就冲着爆豪迎了上去:“胜己!”


“干嘛?”爆豪语气不善。但其实并没有嫌弃轰的意思,只是还没有适应和轰的新型关系。他是有那么点喜欢半边混蛋,但是还没袒白过心意就已经结婚未免也太快了。


轰透露出了一丝丝的期待:“我们什么时候回家?”


“下午吧。”爆豪接过了之前饭田放在桌柜上的诊断书,翻了翻看。


刚刚八百万他们离开的时候,护士小姐有进来给轰换另外一瓶盐水。他上前询问了下,护士小姐给了大致说明,并告知病人并没有大碍,下午再做一遍检查就可以出院了。



“胜己。”轰忽然拉住了爆豪的手,将爆豪转过身来,二人面对面,“我想亲你。”


“不行!不许亲!听到没!”爆豪脸一噪,想把手拽出来,结果一下没挣开,反而把轰给猛地拉了过来,两人意外地抱在了一起。


想破口大骂的爆豪回想起八百万的话,忍住了自己即将喷出的骂骂咧咧的话。


“为什么?”轰姣好的脸庞在爆豪面前渐渐放大,瞳孔左右写着“不解”二字,认真询问,“夫妻的话,做/爱也没问题的吧?亲吻为什么不行?”


饶是经历过大场面的爆豪也被轰的臆想直球给打傻了。大脑还来不及反应,唇上突然覆上一片柔软,还有湿热的舌在他上唇轻轻舔舐。


爆豪惊呆了,心底羞愤的同时还有一些几不可察的……兴奋。但他有意抗拒,便全用愤怒来掩盖。暴脾气的他终于忍无可忍,右手掌狠狠劈向了轰宽但略显薄的后背:“去死吧你!!!”




帮轰整理完用品并登记出院后,已经是傍晚五点了。因为还处于炎炎盛夏,所以天色依旧亮丽,丝毫没有到点的疲惫意味。


这两天学校放小长假,校方不允许学生留宿,学校的大门也就关死了。轰的家肯定也回不了,在体育祭的时候,爆豪无意听了墙角,得知No.2的英雄安德瓦竟与儿子的不合。更何况他还不记得他老爸了。


只好带这傻叉回家了。

爆豪看着乖乖跟在他身边的轰忽然觉得有些心累。


他苦逼兮兮地照顾他,过段时间等这货一清醒,如此荒诞的事他肯定不愿意想起吧,跟他结婚什么的……自己千万不能把事情当真。爆豪心里气绝地想。我究竟是为什么会喜欢上这家伙啊?


“胜己。”


“干嘛?”


“胜己。”


“有话快说,还是你很想被打?”


“胜己。”


爆豪转身凑近了轰,和他凶狠狠地对视,语气冰到零点:“你到底想怎样?嗯?”


轰指了指超市门口张贴的一张大海报,上面用鲜艳的颜色印刷着“荞麦面 特价出售!”,拉下口罩对爆豪说:“我想吃那个。”


“啊,荞麦面啊。”爆豪看了一眼海报,心想果真是轰的风格,看见荞麦面就挪不开脚。看着对方有些孩子气的渴望模样,觉得这个样子的轰好像和他熟悉的那位接近了些。他道,“想吃就说,磨磨唧唧的。快点买,不然等会儿赶不上晚饭了。”


“好。”轰自然地抓住了走在前面的爆豪的手,“谢谢胜己。”


爆豪手指动了动,最后还是半虚地回握住了轰的手。


二人就这么牵着手一齐过了马路。




“臭小子!回家吃个饭这么不情不愿?!你知道老娘等你多久了吗?”


爆豪一进门脑门就挨了光己重重一下。


随后两个人就扭打在一起,爆豪嘴里还嚷嚷着:“臭老太婆!有谁叫你等我吃了吗?你这么大了,自己吃个饭还不会?!”


光己摩拳霍霍:“我叫你回家做饭,你是不明白你所处的位置是吗?”


爆豪:“……你使唤人也要有个限度啊!我今天才从学校回来!”


光己:“哦?莫非小胜在学校呆久了,厨艺退步了?”


“怎么可能?!”爆豪愤怒地把光己拿在手里的围裙往自己身上套,眼中露着凶光,“你给我等着,吃死你!”


温柔注视一切的爆豪胜:“小胜和妈妈的关系真好呢。”


看爆豪将自己的愤怒化为炒菜的动力,光己心满意足地点点头。这才注意到原来自家儿子还领回来一个人,乖巧地站在一边。光己总觉得对方有些面熟,细细回忆才想起来,


这不是体育祭里拿了第二名的帅气少年吗!


刚刚一直将视线放在爆豪身上的轰与此刻正打量着轰的光己对上,轰思索下,开口:“阿姨您好,我是胜己的……唔?”


爆豪放下手中的铲子,一个箭步上来捂住了轰的嘴巴,不知是不是该庆幸轰没一上来就冲着光己叫妈。满脸防备地附在轰耳边轻轻喊:“不许说!”


“什么关系?”光己倏然出声,放大数倍的脸映在爆豪的眼里,满脸的好奇。


爆豪退后几步:“臭老太婆,不要偷听我们讲话啊!”


“不听就不听,大惊小怪些什么。”

光己把爆豪推向厨房,爆豪胜已经在那儿帮忙了。等她见爆豪放松警惕开始用心做菜的时候,凑到了端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轰旁边。


注意到了的轰,礼貌地再次打了招呼:“阿姨您好。”


真是一个有家教又赏心悦目的孩子呢!

光己刺探有关自家儿子的八卦绝不手软,悄咪咪地问轰:“我记得你是叫‘轰’吧?


轰也不自觉压低声音:“是的。”


光己:“你和我们家小胜,究竟是什么关系?”


轰:“胜己他不让我说。”


光己:“这个家里我最大,你说吧,我护着你,那小子不会动你一根毫毛的。”


轰:“在我心里胜己最大,抱歉,我不能说。”


无意中套路到情报的光己心想,没想到那个臭脾气的小子居然能找到这么优质的男朋友(?)。还以为他要孤独终老呢,虽然交往的对象是位男同学,但是不是也该可喜可贺?


于是她走到爆豪身边,拍了拍他的肩,难得温和又意味深长地说:“儿子,虽然这条路很难走,但妈妈和爸爸会一直支持你的。”


爆豪切着菜:“切,谁要你的理解。”

本来做英雄就不简单啊!



一家人整整齐齐地吃完了饭,爆豪拎着轰回了自己的卧室。他从柜子里翻出了一套干净的衣物,打算麻溜地带着轰去洗澡然后麻溜地睡。


“焦冻,吃西瓜吗?”光己在厨房喊。


站在爆豪旁边的轰接过衣服,走到离厨房不远处的走廊上,回道:“谢谢阿姨,不用了。”


“走了!”被亲妈冷落了的爆豪不爽地说,推搡着轰,嘴中忿忿地咕哝,“这两个家伙什么时候关系那么好了,喊得这么亲热。”


轰停在前面一动不动,比爆豪略宽的身材挡住了爆豪的去路:“胜己。”


爆豪凶狠:“你愣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进去?”


“我们不一起洗吗?”轰转过身来,连带爆豪和衣物一起圈进了怀里。脑袋埋在爆豪的颈窝里蹭了蹭,“总觉得好久没和胜己亲热过了。”


“喂,不要说这么有歧义的话。”爆豪往轰的脑袋上敲了一下,但其实只是轻轻地,继而又狠狠揉了几下半红半白的柔软头发,“走吧。”


某人半天没动静,爆豪一回头,总觉得有人身边散出的花都肉眼可见了。


只是这样就这么高兴吗?爆豪心想,真好哄。




爆豪发誓,他这辈子都不会和轰这家伙一块洗澡了!!!


躺在浴缸里一不留神被蒸晕了的轰:“胜己……老婆……胜己……我头好晕……”


“谁是你老婆!梦话就给我在梦里说啊!”爆豪又一巴掌拍在了轰身上。




深夜,轰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睡不着。

他从医院醒来开始就发现了很多端倪,于是他细细思索,搜索脑内的一切记忆,好像所有都摸不着根源,有些应该十分重要的人生片段更是一片空白。他看着光己和胜,却想不起来自己的父母长什么样子。他回忆良久,发现唯一清楚记得的只有和爆豪结婚一事——他连结婚的场景都历历在目。


爆豪喜欢西式的婚礼,而他更老派一点,偏爱日式的传统婚礼。他还记得他是完全向对方妥协的,只要胜己喜欢就好,他怎样都无所谓。最后两人穿着白西装宣誓。


他清楚地看到胜己因害羞而通红的脸,也清楚地听到了胜己说“我愿意”——


轰慢慢爬起身来,跪坐在了爆豪的身边。黑暗中看不清爆豪帅气凌厉的脸,只能依稀看到轮廓和他那头跟他个性一样张扬的金发。


看上去又硬又刺,但其实摸了就知道很柔软。


轰在旁边静静的看着,没来由地感到一阵心悸。



爆豪睡梦中睡不安稳,总觉得有人盯着他,迷迷瞪瞪睁开眼,就看见一个人影在他旁边坐着。吓得他鲤鱼打挺惊坐起来:“你他妈大半夜不睡觉凑到别人跟前干嘛?!”


轰钻进了爆豪的被窝,腿搭到了爆豪的腿,有些郁闷地说:“我睡不着。”


“数羊!”爆豪,“不会这个还要我教你?”


轰自行过滤了爆豪的敷衍,自顾自地问:“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你、为什么突然这么问?”爆豪闻言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因为我发现自己很多东西记不得了。”轰,“所以我在想我是不是失忆了?”


爆豪:……猜的还真准。

对方既然已经知道了一部分真相,干脆就全盘托出,他也不是个喜欢撒谎的人。


轰听了完整的解释心下了然,然而却并没有别人想象中的崩溃或者难以接受。再说过两天个性说不定就能得到解除,他也没什么好担心的。更何况还有爆豪陪在他身边。


然而爆豪却不这么想,把轰无所谓的沉默当做了暗自神伤。其实在他的心底埋藏着一些愧疚和不甘心,没能保护好自己喜欢的人,归根结底都是自己太弱了。然而这种话强自尊的他又怎么说的出口?


平时对感情有些迟钝的轰此刻却敏锐地似有所察:“我想这个事故和胜己没有关系。”


爆豪面色不善:“有没有关系哪轮得到你说?”


轰拉住爆豪躺了下去,脑袋紧紧挨着对方:“因为在我认识胜己后,所有有关胜己的事情我都清楚的记得,所以我知道这个跟你没关系。”


被轰死死抱住的爆豪无奈了,他确实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是不是该解释,最后只干巴巴地讲:“你那个根本就不是……”


轰打断他:“我总忍不住想和你再结婚一次,但是我们已经结过婚了,是吧?”


湿热的呼吸喷在爆豪的耳廓,他觉得从耳朵开始整颗脑袋都充满了血,又麻又烫。轰晶晶亮的眼睛还在盯着他,似乎在等着他的下文。爆豪羞恼地推开他,即使不善撒谎,但终究还是让对方如愿以偿了:


“是啊!难道你连这个都忘了?”


轰闻言美滋滋地把怀里抱得更紧:“没有。”


“赶紧睡!”爆豪,“我快困死了。”


“好。”轰乖巧地答道。


长夜漫漫,静谧的空间仅剩相拥的二人。

就在爆豪将睡未睡的时候,他依稀听到了轰在他耳边的呢喃,略低悦耳的声音如同壬塞的迷惑:


“胜己,我现在每时每刻也在爱慕着你……”




第二天一大早,爆豪被手机铃声给吵醒。

他艰难地把手臂从轰的桎梏中挣脱出来,拿起了放在不远处的手机,八百万来电——


刚接通对方的话就铺天盖地的冲了过来:“爆豪君,之前让轰君失忆的人已经被警方抓住了。经过审讯我们才知道那人的个性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他能让人失忆的同时让被害人最渴望的幻想变成一段记忆,让人一辈子活在幻想中。这也许就是为什么轰君反常的原因。”


“你什么意思……”爆豪一字一句的听完,反应过来之后呆滞,得出结论:


所以,这阴阳脸居然是想和我结婚?!

昨晚那些告白原来是真心实意的吗?……


“那怎么才能解除个性?”爆豪有些急哄哄地问。躺在一边的轰翻动了几下,大概是要苏醒的趋势。


“解铃还须系铃人。个性要个性使用者才能解除。”八百万,“你带着轰君来市局吧。”

旋即挂了电话。



吃过早饭,爆豪便带着轰火急火燎地赶到了市局。期间轰询问了好多次,都被爆豪言辞激烈地拒绝回答了。


轰心中的小人在哭泣,他觉得要发生什么了。


几乎是毫无障碍的就来到了“魅力梦魇”的面前,这个让轰失忆并且陷入幻觉的邪恶个性者。


轰站在特质铁门前,浑身散发着抗拒。


“胜己。”一蓝一褐的好看眼睛盯着不自在的爆豪,“陪我一起吧。”


爆豪忍无可忍,暴躁地踹了铁门:“别磨叽,你出来了我有话和你说。”


轰:“什么话?”


爆豪:“都说了你出来了我再和你说,你听不懂吗?快进去!”


迫于爆豪的淫威之下,轰佯装淡定坚强,实则委屈巴巴地进去了。


走进这窄小的房间,里面被死死拷着的人身边站着一位警官和一位英雄。轰在看到对方不屑地撇撇嘴之后,忽然感觉全身变得很轻,脑子瞬间不太清零,疼得混沌起来。


他感觉自己昏昏沉沉地倒在一团棉花上,然后就毫无意识了。



待轰悠悠醒来,艰难地睁开眼,发现自己还身处在那个窄小的狱房里。原来在他看来的长久昏迷不过几分钟耳。


大脑依旧很晕。那些本存放好好的记忆此时在他眼前兜兜转转,应接不暇。


他点头向长官们道谢。他失忆期间的记忆一点没忘,羞耻顾不上,心里只惦念着爆豪要同他说的话,


会说什么呢?会不会是以后都不要再来往了?又或者是离我远点?


轰一想就觉得心口疼痛难耐,那揪人的痛苦逼他的心藏在了嗓子眼,紧得发苦。


“爆豪。”他推开门就看见爆豪端正地坐在角落里供人休息用的短凳上,轻轻打了个招呼。


听到声音的爆豪毫不掩饰地皱起了眉。

发觉的轰更加认可自己心中的答案,恨不得赶紧逃走,没听见都当作不知道。


“记忆都恢复了?”爆豪不冷不热的问,把轰的去路完完全全的挡住。


爆豪的眼神太炙热太灼灼了,轰移开目光,点点头:“是的。”


他听到一声轻笑,然后一道重力就把他抵在了厚实的墙上,他清楚地嗅到了来自爆豪的浓烈又强劲的味道,就在他鼻尖不远处!


爆豪伏在轰的耳边,低又轻的声线带着不容忽视的强迫感:“才过了一天就全忘了?”


轰悄声反驳:“没有。”


“没忘还想跑?”爆豪,“怎么,想把我一个人丢这儿,自己溜了?”


“没有!”轰的声音拔高了点,“爆豪的事情我会记得的。”


“还叫爆豪是吧?”爆豪恶狠狠问,仰头凶神恶煞地吻上了轰的唇,辗转几番才分开。


这幅场面简直出乎轰的意料,最意想不到内心却又极度渴望的事情居然真的发生了,他惊喜地看向爆豪,反应迅速地搂住了对方,试探地喊:“胜己?”


“啊,怎么了?”爆豪大方回应,眼神依旧不是那么温柔,但轰却从中读出了缱绻。


轰几乎是下意识地脱口而出:“我们结婚吧。”

末了说完才担心爆豪的反应,开始责怪起自己的太贪心。


然而爆豪却总是给他惊喜和更深一层的爱意。


这个模样的爆豪他想无论怎样,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脸红得能滴血的爆豪扭开了眼神,不自在地吞吞吐吐:“毕……毕业再说吧。”


轰的身边这一次绽放了大面积礼花,笑容无敌灿烂:


“嗯!谢谢胜己。”


再次心动的爆豪觉得自己的眼被闪瞎了。




=END=



评论(12)

热度(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