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玉米粒

关于cp,由于本人混迹各个圈子,到处爬墙,所以粉的cp也很多,十分杂乱,慎关注

韩圈:BTS果糖热恋、EXO勋兴
二次:全职主周叶、MHA轰爆
美漫:盾铁、冬叉、Jaydick

最近一段时间专注学业,更新慢,在11月之后可能会快一些,谢谢关注我的大家❤️

【王郑】夏/啤酒小龙虾过敏(完结)

·王杰希x郑轩
·原著向下的已交往设定
·后期大概有些雷(?)
·强行点题

·《冬》:http://baiyangrdj.lofter.com/post/1e77e068_120a3ea4


——————————————————


好热啊,感觉全身更痒了。
郑轩左挠挠右挠挠,手臂上已经多了好几条抓痕,红一片了。
刚想往脖子上挠,就被王杰希狠拍掉了手。

干嘛呀?
郑轩哼哼,好疼的。

不许挠。王杰希瞪他,疼死你活该,还记得医生怎么讲的?



郑轩作为一名合格的职业电竞选手,当然是颇有宅男风范的。今年接的广告少,平时就没怎么注意锻炼身体,保持体型啥的,抵抗力下降了不少。

什么发烧流感没得,倒是得了因为体虚引发的荨麻疹。


那天在医院里,郑轩拿着报告单精神不振地说,还不如发烧感冒,现在这样难受死了。

呸,什么话都从嘴里蹦。
王杰希看郑轩这么不舒服的模样早就心疼了,拨开他抓挠的手,改用自己微凉的手掌抚摸,看对方露出惬意的神情,忍不住叨叨,
平时就让你跟我一起出去跑圈儿了,叫你不听。

我每天走一万多步,还不够啊?
郑轩拿出手机计步器的记录翻给王杰希看。

这能有什么用啊。
王杰希无语,最后伸手掐掐对方的脸,无奈说,你啊,太懒了。

你还不是看上我了?
郑轩挑眉道。

王杰希终于禁不住笑了,瞧把你牛的。

那是,我老公牛逼。
郑轩也笑了。



不记得了,我渴。
郑轩脖子又盖上了王杰希微凉的手掌。

装模作样。王杰希闻言用力抓了一把郑轩的脖子,起身说道,喝水吧。

唉,没有冰啤酒的夏天真的是白过了。
郑轩仰面躺在特意铺有软垫的凉席上唉声叹气,没有小龙虾的夏天也是白过的。

巧了,这两样你都不能吃,你这个夏天注定要白过了。王杰希递给郑轩一杯冰牛奶,
喏,拿着。

郑轩像壮士赴死似的接过杯子,嗫嚅道,
好想拒绝。

不成。说渴的是你,下次自己去倒,别使唤我了。王杰希将眼睛从手机里释放出来瞥了郑轩一眼,决定装作没看见对方的不乐意,
喝牛奶不挺好的?健康。

行行行,王师傅说的什么都对。
郑轩一口闷了牛奶,咂巴着嘴,哈了口气,冰牛奶刺激着口腔滚烫的内壁,总而言之一个字,爽。

王杰希满意地点点头,又在手机里重新开了把斗地主。用右手摩擦着郑轩的手臂。

好点了儿没?王杰希问。

郑轩眨巴了下眼睛又眯了回去,
还好,就是有点困。

我刚刚看了这药安眠效果挺强的,你睡吧。
王杰希从沙发上拿了条空调被,盖在了郑轩的肚子上。房间里开着中央空调还挺凉的。

嗯。

郑轩应答,过了好一会儿没出声,王杰希以为他睡了,便放下手机躺在他身旁,双手圈住了对方的腰,也昏昏欲睡。


杰希。郑轩轻轻喊。

怎么了?王杰希的声线已经变得有些模糊了。

没事儿,你下午要去参加同学聚会?

嗯,初中同学的,实在推不掉。
王杰希讲到这偏头亲了郑轩一口,沉沉说,
明天晚上带你下馆子。

好,那我今晚找黄少吃饭去。

黄少天又来B市了?

郑轩一听闷笑出声,调侃道,
我晚上和黄少说去,说你怕死他了,他准能开心半年。

拉倒吧。王杰希吐槽,谁见了这祖宗都怕,毕竟他那张嘴,大厦都叫他说塌了。

哈哈哈。
郑轩翻了个身把脑袋压在王杰希颈侧大笑,
你逗死我了老王。

睡吧您,刚刚说困的人是谁?
王杰希无奈,这货平时一脸恹恹的,到了他跟前怎么这么能闹腾。

睡睡睡,马上睡。就爱和王师傅一起睡觉。
郑轩说。

王杰希彻底没话讲了,其实心里高兴得跟开了朵花似的。


两人一直睡到了下午四点。
差不多到时间了,王杰希的赴约时间是下午五点。

夏天温度高,他就套了件白T恤和藏青色小褂,又穿了条黑色薄款九分裤,整个人可以说是看上去很出世了。

好看。
郑轩评价,又用不着调的假京腔道,
别忘了你情儿在你家等着。

你觉得我像是那种只知道吃喝嫖赌的男人吗?王杰希觉得郑轩这番调侃颇有些吃醋意味,心里有些美滋滋的。

郑轩闻言思考了一会儿,顿了顿应答,
嗯……

还“嗯”,反了你了。
王杰希笑着把郑轩摁在沙发上,逮着他的唇狠亲了几口,挠着他腰逼着问,
那我给你嫖,你要不要?

要要要。
郑轩眼泪都刺激出来了,见王杰希放过他,才喘着气坐直了身体。
不行了,老年人玩不动了。

明天和我跑圈去。
王杰希也直起身子理了理自己的衣服,拿起手机瞄了眼时间,方说,
差不多了,我要走了,记得晚上别跟着黄少天他们胡吃海塞的,啤酒和海鲜别碰,不然有你难受的。

知道了,您起驾吧。
郑轩无奈,王杰希对待这件事比他自己还上心。

我等会儿给喻文州打个电话让他盯着点。
王杰希故作严肃,脸孔变成对待路人的冷淡模样,开了门出去,才缓和了表情说道,
走了,晚上我尽量早些回来。

行。
郑轩看着他走了,懒在沙发上好一会儿,想打开电视看会儿游戏直播,突然又有人推门进来,一看,是走了不久的王杰希。

怎么回来了?郑轩问。

王杰希神色匆匆,风一样地卷进卧房,隔着好几堵墙回答道,
戒指忘带了。

冠军戒指?郑轩疑惑地问。

是婚戒,笨蛋。
王杰希笑骂,你到底是不是和我结的婚?

熟悉的略低声线钻进郑轩的耳朵里,差点没绷住自己的心,狂跳不止。

王杰希看郑轩没接着说话,知道不对劲,但也没闹明白对方又因为什么害羞起来了,只俯身亲了一口在他脸上,转身离去了。



王杰希刚踏进酒店的门口就有些心累了,一开始他真的挺抗拒来这个同学会的。

也不是说他这人孤僻,和同学之间处得不好,而是他和某些人之间发生了一些很尴尬的事情。后来他又半路休学,跑去打游戏了,也算是一批人中年轻有为的,他已经能预料到他进去后的场面是怎样的了……


哟!老王来了!
一位现在就已经有了发福趋势的人看见王杰希进来,便提着洪钟般的嗓门喊,还迈着大步子走到王杰希跟前把他拉到一张大圆桌旁边来,嘴中一刻不停地对着旁人说,
你看老王就是不一样,当年哥们儿咱几个哪个不是玩游戏玩得走火入魔的,偏就他一个人打游戏打出名堂来,钱赚得多,名声又响,真是羡慕不来啊!

一圈人在旁边鼓掌应和,嘴里念着“是啊是啊”,头点地和小鸡啄米似的。

王杰希被围在中央尴尬地呵呵笑着,他不是叶修喻文州那俩人精,这阔别十几年,压根儿不知道能说些什么。

还好有他中学时代那会儿的铁哥们儿拔刀相助,把他从人群中解放出来了。


谢了。
王杰希看见他心里还是高兴的,他上中学那会儿一直都是和他厮混在一起的,也是唯一一个现在还有联系的同学了。

我和你谁跟谁?客气什么。
对方摆摆手,冲王杰希友好地笑笑说,又喊道,大家都快坐下吃吧,边吃边聊不更好?

老弟说的有道理。
是之前那个胖子,带着王杰希和他老铁在左边一个大桌子旁落座了。


饭吃地还算愉快,王杰希后期也能说说笑笑了,和一大帮子人回忆起过去来,还真地挺有感触的。

等他们开始互相敬酒的时候,他突然想起一件事儿来。

快速地从胸包里掏出手机来,拨了个电话过去。

这是打给谁啊?怎么不把她带来让哥几个见见啊?大老爷们儿碰了酒就变得大大咧咧的,此时口无遮拦地问。

除了他妈还能是谁?难不成打给你?
一个清亮的男声响起。

王杰希对此人出口相助的感激之情油然而生。
抬头一看人,有些扎心了。

坐在他旁边的老铁用手肘戳王杰希胳膊,在他身侧悄咪咪地讲,他还想着你呐?

王杰希无奈地摇摇头。这男人原来是他室友,荣耀这款游戏还是他告诉他的。

一开始他俩关系很不错,后来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体质,反正他室友喜欢上他了。
对方表现得很明显,但没明说,他自己读书那会儿就一直躲着对方,所幸后来休学了也就没再管了。


电话通了。老铁一边提醒他一边冲他挤眉弄眼,你老婆?

王杰希这才后知后觉想起来他正在打电话,低头一看手机,果真已经通话十几秒了,给他老铁打了个抱歉的手势,将手机挪到了耳边。

喂?轩儿?

喂。
电话那头的郑轩大概是听到了王杰希和他哥们儿的对话,语气听起来颇为无奈,
你备注还没换啊。

“老婆”这个备注的起因源于蓝雨的某次ktv真心话大冒险活动。

郑轩刚好输了一局,轮了把大冒险。
黄少天提的要求,就是在王杰希手机里把关于自己的备注统统换成“老婆”,限期一个月。

郑轩没办法只好愿赌服输,但没想到过了三个月了王杰希都没改回来。

懒得改。王杰希笑说。

鬼信啊……
郑轩无语了,忽又想起来正事儿问,
你打电话来干嘛?

忘了有没有跟你说过别碰啤酒和海鲜,打过来告诉你一声。
王杰希低声对着听筒说,
我大概等会儿就结束了。

哦,我这儿已经结束了。放心吧,我两样都没碰,快憋死了。
郑轩吐槽,我觉得我的耐力大概上了不止一个段位。

熬过这段时间就好了。
王杰希安慰,你回家了吗?

没。在给黄少和喻队找宾馆。

我记得咱家还有客房的。他们自己不想来?

嗯,说是不想闻结婚同居的腐臭味。

王杰希忍不住低笑出声,
那让他们住宾馆吧。要不来xx酒店?我现在人就在这儿。

等下,我看看近不近……
郑轩停了一会儿才说道,
你等着啊,我来了。

行。来了打个电话。

听到一声“好”后,王杰希便把通话给挂断了。

刚打完电话旁边的老铁就凑过来了,笑嘻嘻地问,什么时候背着兄弟娶的老婆?结婚了也不叫上我,感情真淡了。

去年刚结的婚,婚宴还没办,我跟俱乐部签过合同的,想什么呢你?
王杰希失笑,他伸手夹了个奶黄包,咬了一口,过程中总觉得有几道视线在他身上游走,他一转头便对上了那个“暗恋”他的舍友的视线。

王杰希觉得有些透不过气,想着干脆去楼下大堂里等着郑轩,他们大概也快到了。

好在酒席也快散了,稀稀拉拉的已经有些走了。他和桌上的人道了个别,便起身离开了。

他坐在楼下大厅里等着,有些无聊,掏出手机玩起了跳一跳,却没想到有人在他身边坐下了。

他抬起头看了一眼,不发一言,没再理会。


好久不见。对方扯了个尴尬的笑容说道。

嗯,有事?
王杰希冷淡回应,他不惊不喜的脸,看上去是一如既往的淡漠。

相隔这么多年重逢,他看见王杰希的第一眼心里已是平静,也有些无奈,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啊,别担心,我结婚了,就是想过来和你说两句话。

王杰希闻言似乎是松了一口气,他们两个不会成为恋人,做朋友却是不错的,于是缓缓道了声“恭喜”,语气也轻松了些。

你也结婚了?对方看了眼他的戒指,挑眉问,行啊,哪家的妹子嫁给你也是福气,圈里人?

王杰希笑笑,干嘛?你查户口啊?

也不知是不是老天爷的刻意安排,郑轩刚好来了,一人站在大门口左侧的小角落里拿着手机发消息。

喏,是他。
王杰希冲着那个方向抬了抬下巴,弯起了嘴角。

他可能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眼里满藏着爱意。
但有人却看得一清二楚。

他说,真不错。

是啊。
王杰希点头赞同。

不打扰你了,也有人催我回去,走了,下次见吧。

嗯。王杰希点头,目送他离去了。


手机静音了,屏幕亮了亮,就这么一会儿就已经有好几条微信消息和未接电话躺那儿了,不愧是身为职业选手的素养。


老婆:
·我到了,你在哪儿?
·黄少他们去买吃的了可能要等一会儿。

·怎么不接电话?
·老王?
·???杰希大大???

·……
·你在盯着谁的背影看呢?[微笑.jpg]


郑轩发完消息打算去找王杰希询问清楚,又觉得自己刚发出去的话醋味太冲,想撤回,但心里就是那个难受啊!

还在纠结中,突然有人在他面前站定,他仰起头看,

王杰希露着带着委屈和无奈的眼,语气软软地解释:

我和他没什么的。
亲个儿?别气了。

说着就在郑轩脸上亲了一口。

郑轩也知道这是对方求原谅的的常用手段,但对着这副模样的王杰希他就是再气都气不起来了。

好啦,我没生气的。
郑轩捏捏王杰希的脸,自我调侃,
其实仔细想想我们家老王这么优秀,叫人想不喜欢都难啊,毕竟我就栽地挺深的,也就释怀了。

王杰希一下没崩住,就笑出了声,道,
按你这么说,那我在你这个坑还没栽到底呢。

郑轩不好意思了,在后颈处挠了挠,突然抓出一片大红来,让眼尖的王杰希看到了,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凉凉地手摸了摸,激地郑轩脖子一缩。

怎么又这样了呀?
王杰希无奈。

郑轩眼睛猛地一缩,连忙说,

我和海鲜还有啤酒真的没什么!

王杰希低笑,

我也没说你和它们有关系啊。


郑轩无语了。



END.


———————————————————————

之前写了个冬的想着干脆就写个一年四季的好了然后就写了夏,其他的emmm随缘更新哈_(:з」∠)_

【王郑】冬/冬天里的一把火

·王杰希x郑轩
·原著向背景下的已交往设定
·短打小故事

·《夏》:http://baiyangrdj.lofter.com/post/1e77e068_1227d2ca


——————————————————


今年冬天来得特别早。
这十月底才刚过,就立马刮起阵阵寒风,下起阵阵寒雨。冻得人是涕泗横流,刻骨铭心。

窗外的大风拍打着窗户,传来呼呼响声,几个不专心的小成员抬头看了外面几眼,抖两抖,不禁感叹,有暖气真好。

抓紧训练。王杰希转头瞥了两眼训练室,沉声说道。

训练室闻言瞬间恢复成了个个都努力训练的一派奋斗模样。

他刚刚顺路经过青训营,就想着干脆来看看。大冬天的,天气太过寒冷,玻璃窗凝结成了一层厚厚的雾,朦胧地覆盖着。

不知道是哪几个调皮的孩子用手指在玻璃上写字,写了什么“微草必胜”“微草第一”之类的,显眼的很。

嗯,年轻人的狂妄,挺好的。
王杰希心里这么想,点了点头。

里面的暖气开的很足,他只是穿着秋季的队服站在门口就感到热乎了,紧握的手心甚至沁出了点汗来,面孔也是红润有光泽。

想起自己前两天陪着某懒虫呆在G市,外面也是和现在这屋里一般光景。

那天夜里,他俩什么都干完了之后,并排躺在床上盖着被子聊天儿,扯天扯地,扯东扯西。
话题从今天的晚饭开始一路拐弯到G市的天气到了冬天为什么还是这么热。

这天真受不了,等哪天G市下雪了,我一定要去风雨庙里拜两拜。郑轩眯着眼睛在黑暗里吐槽,再这么下去,我都要担心地球是不是要炸了,忒热。

这半吊子的B市话师从B市土著王先生,王先生对于郑先生的想法发表了自己的言论:
纬度问题。南方一般不下雪。

郑轩闻言立马顺茬接道,所以啊,我长那么大还没见过几次雪呢。

雪又没啥稀奇的,要看来B市看,年年有,包你看个够。

今年啊……行呀,我看看哪几天有空。
说完郑轩就想爬起来去看看自己存在电脑里的行程表,才起身,就被王杰希拽到他怀里去了。

王杰希抱着郑轩,还给他拢了拢被子,开口说,以后再看。明早你不是要赶着去抢限量吗?快睡吧。

睡?行啊。郑轩用手肘撑在王杰希胸膛处推了推,又轻轻划了两下,一下就把细皮嫩肉的皮肤给拨拉烫了。

王杰希本搭在郑轩腰上的手顺势向下拍了拍他屁股,无奈道,别闹了,闭眼,麻溜地睡。

热啊,杰希大大。郑轩说,你人更热。

王杰希其实没多大感觉,只是两人贴在一起睡已经成了习惯。这会儿郑轩嫌热,感觉无意中也嫌弃了他一把,心里觉得有些不舒服,但是也没办法,只好逞些口头之快。

冻死你算了。王杰希松开了本来紧紧环着郑轩的手,翻了身背对他,声音隔着空气传到郑轩耳朵里就是略沉沉的。

郑轩无语了,这个在外成熟又稳重的微草队长,在家里有些时候也是很有脾气的。
还好时间久了,郑轩早已摸清了哄王先生的各种套路。

他一条腿架到王杰希腰上,脑袋贴在他光滑的后背上轻轻地亲了两下,完了之后又接着嘬地啵啵响,直到王杰希转过身来重新把他抱住才停止,得意地嘿嘿笑了两声。

我关空调了。
郑轩拿起刚刚放在枕头下的遥控器按了两下,重新塞回去后闭上眼老实睡了。

G市的夜里,说热不热,说冷不冷。
毕竟是冬天,几小时前王杰希担心在床上光着身子容易着凉,强硬地开了空调的制热功能,才导致房间闷得很,郑轩觉得热。

这会儿关了空调,开了窗,两人抱在一起睡倒是刚刚好。


队长。
有人在走廊的一尽头处喊他,有你电话。

王杰希看着对方手里的手机这才想起来自己刚刚是不小心把它落在训练室了。
手机的铃声一刻没停过,像是不断的催促,他急急迈开大步子走去,对方也迎着过来。

王杰希刚拿到手机就迅速按了接听键,送手机的人递完就很有礼貌地走开了。

喂。

来电人“阿轩”,王杰希“喂”的都不一样了些。

对方本就没精神的声音跟着电流流过,显得更没精神了,幽幽懒懒的,
杰希?我应该没打断你训练吧……

没,午休呢,离下波训练还有一个小时。
他最新的训练表其实都有在郑轩那存一份。

哦,吃饭了没?

听筒里传来阵阵呼啸的风声,捕捉到这一细节的王杰希皱了皱眉,心头渐渐浮现出一个不知名又没道理的猜测。

没吃,刚从青训营转了一圈儿回来,你人在哪儿呢?

没在哪儿呢……

听到这句话,王杰希心中的猜测落实了。
郑轩这把戏很早以前也玩过,不过那会不是大冬天,但是具体情况和这次也差不多,王杰希几乎有些哭笑不得,干脆开门见山地问,
从机场出来了还是刚下的飞机?

呃……
对方闻言顿时被噎了一下,在这几秒内没出声,大概是在纠结是否坦白的事,拖完长音才略失落地缓缓说,
你又知道了?我刚打了辆车,十几分钟后到吧,等会儿咱俩吃饭去。

你真行。王杰希吐槽,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就来了?我都没法儿去接你。

我觉得这没啥好说的……再说我哪里需要你接?我一个人都行的。
郑先生对于王先生后面的话有些无语。

就是想早点看到你啊。

哦……
郑先生脸红了,他家王先生的直球总是打地猝不及防。他缓了一会儿道,等会儿见面了再说吧,别浪费话费。

说完就毫不犹豫地挂了。

此刻从微草队长身边经过的微草队员惊恐地发现,他们可敬可爱的队长,一向淡漠的脸,露出了难以言说的复杂表情。

帮我和经理说一声我家里有事,中午可能会迟点回来,但不会很久。他电话打不通。
微草队长拉住了一位微草队员说。

好……

在不明就里的情况下,这位微草队员目送着自家队长像一阵风般消失离去。


今天外面很冷,零下十几度,风还不住地嚎,冻得人骨头发毛。

王杰希换了一套衣服,还特地带了自己备用的大衣出来,在俱乐部门口等的时候,用手机顺带订了个餐馆。

还好郑轩到地挺及时的,没有让他在冷风中呆很久。

他吹着雾气从出租车里慌慌张张地下来,给了五星好评付了钱,转身就看见王杰希穿着驼色风衣长身立在俱乐部门口。

郑轩赶紧跑过去,到了王杰希面前气喘吁吁的。不锻炼是他们这类人的通病。

慢慢走,我又不急。王杰希赶紧把手里的黑色大衣给郑轩套上,不高兴道,你怎么就穿这么点?

这是我最暖和的衣服了。
G市哪有那么冷啊,郑轩想,我在G市这么穿都嫌热。

回家赶紧买羽绒服。
王先生严肃教育了郑先生一分钟,早就看穿了对方的小心思,无奈叨叨道,G市冷起来也很冷的,有备无患。


还好吧,我没多大感觉。
郑轩实话实说,提提大衣下摆,颇感亚历山大。你这衣服也太大了吧。

特地拿的这件,够暖和。
王杰希替他把一只包拎过,挎在自己肩上。
确实挺大的,我穿都大。去之前那家火锅店吃,成不?

这家火锅店离微草俱乐部不远,走几步路就可以到了,队员们也经常来这家店吃饭,可以说和店主很熟了,一般过去都有专门的位子,不用担心被人打扰的问题。

我都行。郑轩说着搓了搓已经有些僵硬的手。

王杰希便摘了右手手套递给郑轩让他戴到右手上,自己拽住了对方的左手一起塞到了风衣的口袋里,不停揉搓着,
好些了没?

好多了好多了。郑轩忙点头笑着,内心不自觉涌上浓浓的幸福和满足。你手这么暖和呀?

嗯。训练室暖气开的很足。打算等会儿来俱乐部里溜溜还是先回家?

我都行。

郑轩眼看着他家王先生又有些不高兴了。
只听对方无奈又不满地小声嘀咕,

这么随意,都说了想看你了。

郑轩也无奈,性格就这样了,改不了啊。反正都无所谓,干脆就顺着对方心意,他喜欢听什么,他就说什么。

还是去你那看看吧,不窃取战队机密。

成。

这次应答地快得很。

两人就这么你一句我一句地走在路上唠,冬天再冷也是惬意的。

停在一路口等红灯的时候,郑轩捏捏王杰希的手,弯着眼睛透过口罩闷闷地问,
我来你高兴不?

想听实话还是假话?

……假话吧。

高兴。

那实话呢?

特高兴。

郑轩闻言偏头看着王杰希满载笑意的眼也忍不住嘿嘿笑起来了。




END.








等两人走到路口等时候,恰好红灯,天空中忽然飘起片片雪花,转着圈落在王杰希的睫毛和鼻尖上。

卧槽!下雪了!

郑轩的手指猛地擦过王杰希的鼻,特别激动地嚎。
赶紧从兜里掏出手机录了个小视频,完全没有瞧见站在一旁的王杰希无语凝噎的神色。

哎,老王,你知道这雪让我想到了什么歌吗?

王杰希没怎么思索,脱口而出的就是最近大街小巷流行的音乐,随便唱了那么一句,
雪下得那么的深,下得那么认真……?

是我老了还是怎么的……

你老了我还得了?走一个。

你是冬天里的一把火,熊熊火焰燃烧了我的心窝。

……

事实啊,我就喜欢你那么热乎的。

什么玩意儿……

王杰希忍不住吐槽。